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


金光瑶抬头,笑意浅浅地拍掉沾染在身上的尘,“是这样啊。”
聂明玦体内的戾气突然消失殆尽,衣角被风吹的飒飒作响,他从金麟台上俯视着金光瑶。
是他蠢笨了,还以为赤峰尊真的会和别人不一样呢,原来都会计较他的出身。
接过部下的黑色披风,等一下去藏书阁寻一法子,最好除去霸下刀灵的凶气,“大哥,阿瑶先走一步,告辞。”
不去理会呆愣的聂明玦,施施然往外走。
许久,久到让人以为他已经变成一座雕像,聂明玦才轻轻吐出两个音节。
“阿瑶。”

评论(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