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霜月纪事(九)

如明台所料,明楼和明诚看到提着行李回来的自己果然……很惊讶。
大姐一边给他拍去身上的雪一边埋怨他不给自己提前说一声,而明台笑嘻嘻地回应想给你们一个意外惊喜。
“你这小子。”阿诚上去捶他一拳,笑道,“在香港也不知道给家里打电话,玩疯了吧。”
“我哪有。”一脸“我冤枉”的表情,“我给大姐打过电话的。还有,香港时不时停电,信号断断续续的。”
“明台打过电话的。”明镜护着幼弟,对阿诚说道,“你和明楼都没有打电话给我,还说明台?香港那里的信号不好,明台打不出去还能怪他?”
一番话说下来,倒是阿诚弄的张不开嘴,明楼也无辜被牵扯进来。
“大姐。”眼中掠过一丝尴尬,伸手接过明台的行李箱,“外面冷,快进屋,阿香应该做好饭菜了。”
“是啊,大姐快进屋吧,等一下我还有东西要给大姐呢。”
“好啊明台,跟姐姐还要卖关子,是什么?”
“保、密。”
明楼回头看着,自己的幼弟被大姐笑刮鼻尖时的模样,让他忽视明台已经是成年人的事实。
就好像看到时光倒流、静止,他们还都是未长成的少年,和伙伴打了一天的雪仗,掐住吃饭的时间跑回家,大姐在门前的雪地笑骂他们,拿起掸子拍净他们身上的雪,然后一个一个牵着手领回家。
“大哥,大哥?”
“啊?”
明台看着明显走神的大哥,疑惑,“大哥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什么。”接过阿香递的毛巾,仔细给幼弟擦微红的手,“在香港那边怎么样,缺钱了就跟我们说。”
“嗯。”
“大姐说你瘦了黑了,这次回家多吃些,在学校也是。”
“好。”
明楼陆陆续续说了很多,明台仔细听着,前世大姐不在后,他再也没有回过上海,每每回想起都不禁唏嘘那些不经意间滑过的时光,一遍一遍,成为他晚年唯一的回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