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九)

聂大在别扭,瑶瑶在纠结
告别爹娘,经过金光善的提醒,右手轻轻摆弄紫檀木雕的物件,金光瑶陷入沉思。
聂明玦在金麟台虽然和前世一样把自己踹下金麟台,可自己不再是什么“娼妓之子”,就算金家把自己的来历说出去顶多说自己是孤儿,他有什么理由把自己踹下去?
除非他也记得。
很快金光瑶否定这个想法,聂明玦的模样倒不如说是被凶煞之气缠住了更具有说服力。
二哥和无羡那里还是要勤去的,阿洋那里也可以走一走,我可不想每次见到聂明玦都被揍。
顺便见一见蓝忘机告诉他关于无羡的一些事。
再去一趟清河聂家见见聂怀桑,他肯定是知道什么。
还要找到苏涉把他带回金家像上辈子那样培养他成为自己的心腹。金光瑶把需要做的事又添上一笔,不过不会是前世的那种。
“宗主,您的茶。”
品上一口,思绪被打断,才发觉已是月上树梢、万籁俱寂之时了。
忽然想起前世初当金家的家主时,聂明玦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家主的他露出关切的神情。
“夜深饮茶有损身体,你……还是不要喝了。”

评论(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