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霜月纪事(十)

上海的冬天还真是冷啊。
明台带着皮手套还要搓手,上辈子自己虽然没有回来,可在离上海不远的奉天呆过三年,冬天来的时候恨不得把人都裹进棉衣里。
没办法,谁让他畏寒呢。
吹在脸上的风唤回出走的神智,叫奉天都叫习惯了,早就改成沈阳了。
肩上一热,接着身上有一件大衣。
明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怕冷还穿这么少,在外面站着干什么。”
明台笑了笑:“我在想下次给大哥带什么礼物。”
明楼伸手在他头上拍一巴掌:“小家伙。”
明台送给他一个怀表,是明台特意去香港的表店买的。表盘镶着碎钻,刻度是罗马数字,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明楼看到后没问他哪里有钱买这个奢侈品,默默地揣进怀里。
明台松口气,总不能说是自己看中后跟老板商量半天人家才同意分开付款的。
还好那家老板讲信,前前后后半年那块表也没有卖,一直在等他。
上辈子都是他要什么大哥给买什么自己从来没有送给大哥一份礼物,明台的脸微微发红,这是两辈子加在一起第一次送大哥礼物,看起来大哥挺满意的……
蓦然想起前世,自己和锦云说过,以后的第一个孩子要姓明,第二个才姓黎。后来赶上wg,孩子不得不改成黎安,一改就是一辈子。他还在心里嘀咕黎安哪有明安好听。
明安明安,明家的明,平安的安。
后来锦云不在了,他也老了,黎安和小儿子不能时时看他,只有一个孙子陪在身边。他还清楚记得,孙子的名字叫明清阑。
清水的清,灯火阑珊故人处的阑。
“大哥喜欢吗?”他笑嘻嘻地抓住兄长的手,“大哥今天晚上还要唱戏的,虽然除夕那天唱了,可我还是想再听一遍。”
前世自己非要听苏武牧羊搞得大家不愉快,这一世想到大姐同意、老师同伴能保,明台在心里大笑三声。
骑云和女友结婚,曼丽最近笑意盈盈,想是好事也近了。
真好。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