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二十七)

前世的聂怀桑想说有副作用的,可惜因为天道说不出口
所谓的副作用就是……
金光瑶发泄一通后果然是舒畅了许多,“你没有办法解决你大哥刀灵的凶煞之气?”
“聂怀桑”摇头:“就像二哥只能以琴音令大哥清醒却不能根除,聂家每代家主都因此过世,每一代的聂家人都束手无策,只能减少使用大刀的次数。”
金光瑶似乎想到了什么,仔细想来却毫无头绪。
“我知道了。”看自己的身体变轻,金光瑶意识到自己要醒了,“不用带话吗?”
“聂怀桑”道:“三哥,谢谢你,还有……”
被吞噬前,金光瑶看“聂怀桑”嘴巴一张一合发不出声音满脸着急的模样,不禁想道。
还有什么呢。
“醒了,可算是醒了!”
眉翅轻颤,金光瑶有些微怔,娘亲在哭?
金夫人日日夜夜看着二子,想到儿子所受的苦,对聂明玦的恨意又多了一层。
金凌和江澄收到来信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蓝家。金凌见到小叔差点哭出来,江澄差一点拔紫电和聂明玦大战一场,蓝曦臣好说歹说不管用,最后干脆以吻封口。
虽然江晚吟像被紫电抽中似的跳到一边还狠狠擦擦嘴,可耳朵还是以很明显的程度红了起来,也就暂时不找聂明玦麻烦,改成在心底恶狠狠骂人。
伤了他兄弟不说,还让姐姐金子轩担心!
“我去告诉大舅他们!”金凌冲出去差点撞上蓝思追。
蓝思追是温家的远房族人,可惜父母双亡被蓝忘机捡到带回蓝家成了蓝家子弟,按辈分该叫温情温宁一声姑姑小叔。
“思追,我小叔醒了!”金凌大叫,“真好,真好!”
“阿瑶醒了?!”蓝曦臣道,顾不上别的,直接推门而入。
金光瑶正在安慰金夫人,听到门响,忍痛起身道:“二哥。”
“快趴好,你背上的伤还未好。”蓝曦臣连忙扶住金光瑶,语气中包含歉意,“这次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到大哥会被刀灵的凶煞之气控制……”
抬头看到金光瑶一脸疑惑,蓝曦臣担忧道:“阿瑶,怎么了?”
金光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起坐在一旁的金夫人。
“娘亲,大哥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