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二十八)

开始虐聂大了(聂大,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报还一报啊)
“阿瑶?”蓝曦臣突然喘口气,勉强唤道,“别吓二哥。”
“二哥你怎么了?可是蓝家近日来的事情太多被累着了,说话这么奇怪?”
魏无羡和薛洋对视一眼,突然一左一右上前哄着金夫人:“伯母,阿瑶只是想哥哥了,等下叫阿凌写信回去把他爹爹叫出来。”
“是啊伯母,阿瑶刚刚醒过来还没有吃东西呢。”薛洋嘴巴甜甜,真对得起晓星尘给他的糖,“以前阿瑶总是跟我们说您做的饭菜最好吃啦,我和无羡这下可以沾光啦。”
金夫人还没有回神,一听到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吃东西,立刻站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走:“我真是糊涂,阿瑶这么久都没有吃东西一定饿坏了。他最喜欢吃我做的糯米粥了……”
金夫人走后房间一片寂静,聂怀桑终于忍不住问道:“三哥,你没事吧?”
金光瑶瞥一眼聂怀桑,笑道:“兄台,在下好的很。不过在下家中只有兄长金子轩,在外只有二哥,实在是想不起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
金光瑶知道魏无羡跟薛洋是故意把娘亲支走,只道是不希望她知道什么。
“阿瑶,你、你说什么?”蓝曦臣诧异,心中有个可怕的想法渐渐浮上水面。
他抓住金光瑶的手,颤声问道:“阿瑶你可记得当初结拜?”
金光瑶起身,后背还绑着绷带不怎么舒服,一旁的金凌眼疾手快在他背后塞了软垫。
金光瑶欣慰地看一眼金凌,果然还是自家的侄子贴心啊。
“当然记得。”金光瑶道,“当初结拜为兄弟,二哥你说我家中有兄长,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叫一声大哥,无奈之下我只好唤你二哥。”
金光瑶笑了笑,道:“事情才过去十年二哥就记不住了,二哥果然是太忙的缘故。”
众人回头看一眼聂家兄弟,只见聂家兄弟一个赛一个脸白。
“阿……金家主,你还记得怎么从金麟台上摔下来的吗?”
金光瑶一看,此人剑眉星目,一身黑红深衣,背上背着一把大刀,而之前叫他“三哥”的人也同样一副打扮,只不过之前说话的人背上没有刀,手里握着一把折扇。
“这位是……”
聂明玦苦涩道:“在下……聂明玦。”
金光瑶恍然大悟:“原来是聂家的家主,聂家主怎知道我摔下过金麟台?”
“我与二……曦臣是好友,无意间听他说起这件事……”
“二哥真是的,我只是不小心踩到石子,摔下金麟台的。”金光瑶笑道,“劳烦诸位担心了。”
金光瑶眼眸中闪过一丝暗色,他只不过背部受伤休息三天三夜而已,怎么一醒来都变得奇怪了?
不过……他什么时候受的伤?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