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三十)

下集放薛洋出来(不敢叫薛成美,怕被降灾砍)
金光瑶在蓝家又住了一段时间。
虽然巴不得聂明玦离金光瑶远远的,但金光善夫妇还是告诉儿子他记忆被修改过的事实。
他们可不想阿瑶想起来后对他们有任何的怨怼。
“爹爹娘亲的意思是二哥、我跟你是结拜兄弟。”金光瑶道,“我想不起关于你和怀桑的任何记忆,真是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聂明玦道,心中的悔恨快把他吞没了。
是我害你受伤,是我把你踹下金麟台,是我害你记忆被动了手脚,是我。
你也许不知道吧,当我踹你下金麟台时我被刀灵的凶煞之气控制,不受控制般脱口骂你“娼妓之子,无怪乎此”,看着你依旧笑脸相迎眼中却一片死寂,我的心不由自主痛了起来。
我不是有意地,阿瑶,我……
金光瑶呆愣看聂明玦,不动声色后退几步,还是不习惯和人接触,尤其是……是……
聂明玦见他不愿的模样,想了想道:“蓝忘机养了很多兔子,阿瑶我陪你去看看。”
“赤锋尊,叫我别的名字就好。”也许是直觉,金光瑶总觉得自己跟这位大哥不是很亲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聂明玦点头,道,“当年我和你初见时你化名孟瑶,我叫你孟弟,可好?”
金光瑶从心底不喜欢聂明玦这么叫他,暗忖你我现在可不熟,可看人小心翼翼地模样心软了。
左右不过是个名字,随他去了。
“如此,有劳了。”
金光瑶前世为了活的好几乎什么都干。左右逢源笑脸相迎,其实性子隐忍淡漠疏离,除了那两三个人外好像没有什么是特别喜欢或厌恶的。
他一直记得前世在青楼时母亲孟诗的遭遇,她就是为了花心的金光善毁了一生。
所以他发过誓言,宁愿不喜不悲,也好过伤心伤情。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