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三十五)

聂大表白了,猜猜阿瑶什么反应
“宗主。”一个长老禀报,“聂家家主聂明玦来了,说是……”
“说什么。”
长老后背的冷汗冒上来:“说是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不可怕,可怕的是聂明玦浑身的戾气,不像是赔礼道歉的倒像是过来打架的。
金光瑶刚好练过几遍剑法,心中的郁闷疏解了不少,吩咐仆人抬桶热水进去,“告诉聂家主,请稍作等候。”
对于聂明玦自己找上门的做法他是不赞成的。毕竟金家现在不怎么欢迎他,这般进来只会招人闲言碎语,到时候他聂明玦抬抬腿走人,烂摊子还不是自己收拾。
时值深秋,门外的梧桐树的叶已经变得金黄,微风吹来发出飒飒的响声。
聂明玦从不在意外界的变化。春夏秋冬、日升日落,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天又过去了而已,他实在是不懂那些文人墨客的情怀。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秋天是好天气。
遍地金黄的梧桐叶,身穿金星雪浪站在小屋门前的金光瑶,美的简直像一幅画。
他的三弟,真的很好看。
苍风轻飏,在空中打着转儿的叶终于舍得落下,其中一片落在金光瑶刚刚束好的发上。
金光瑶浑然不觉,笑:“聂家主,是找阿瑶吗?”
聂明玦突然上前,伸出右手。
“聂家主?”
“别动。”聂明玦轻轻在他的发上拈出那片梧桐叶,“好了。”
“孟弟。”聂明玦保持姿势不动,“我跟你赔罪。”
聂明玦尝试叫一声,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像要飞出来。
“孟弟,这是聂家的令牌,除我之外聂家的任何人都会无条件听从你的命令。”聂明玦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放在金光瑶的手心。
“聂家主,这……”
“还有一件事。”
聂明玦低下头,在金光瑶眉心的朱砂痣轻轻地、虔诚地一吻。
“阿瑶,我喜欢你。”

评论(2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