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三十七)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
却道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将思绪压下心头,金光瑶勉强稳定情绪,转眼又想到聂明玦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性子,委实恼人。
“呦呦呦,是谁惹我们瑶瑶生气啦?”
一只笔擦着薛洋的脸插进墙里,“成美,我心情不好。”说起来好像忘记告诉两位道长薛成美的丑事了,金光瑶面色一沉,都是聂明玦这家伙!
“阿瑶。”奇怪的是这次薛洋没有怼回去,“我听无羡说你向他要了聂明玦刀灵凶煞之气的解决方法?”
金光瑶见两辈子的好友面露担忧的神色,“是。”
“开始了吗?”
“还没有。”媒介他隐约有了样子,只是聂明玦放了一个大招打乱了他的计划,他还要想用什么光明正大的借口让聂明玦戴上。
“那就好。听着阿瑶,我不希望你去冒险。”薛成美握住金光瑶的手,“我们可以用别的法子,一点点去除刀灵的凶煞之气……”
金光瑶摇头叹息,他要是有别的方法还会兵行险招吗?蓝家的清心音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成美你不用担心啦,我可以把凶煞之气移到别的地方……”
“骗人!无羡说凶煞之气会困在魂魄中!”薛成美急了,“金光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它会折磨你,你会魂飞魄散的!”
我早就死过一次了,还怕死第二次?
“我什么时候做没把握的事,成美。”拍拍薛洋的肩,“我有后路的。”
薛洋死死盯着他,半响才道:“阿瑶,你若是死了,我立刻入金家做客卿,然后我会打压聂家,不择手段,用尽一切方法!”
“成美的话也是我想说的。”魏无羡无视外面的聂明玦直接翻窗入室,当然抱着他下来的是含光君蓝忘机,“所以阿瑶,你要活的好好的。”
想起前世在观音庙魏无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笑道:“无羡,你跟含光君在一起了?”
魏无羡点点头,耳朵罕见地红了。
“如此,含光君,无羡就拜托你了。”金光瑶道,“无羡若是惹事,你就去牵一只狗来,他最怕狗了。”
“金、光、瑶!”
“不会。”蓝湛突然道,“他很好,我护着,不怕。”
魏无羡这下不只是耳朵连脖子都红了。
“今日一事,还请诸位守口如瓶。”至于以后说不说……若侥幸活着自是埋葬心底深处,相信他们也是不会对外开口;若是死了,说与不说又与我何干。
反正那个时候他也听不到了。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