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三十八)

各位亲爱的人们,明月现在征集瑶瑶的字,亲们有什么好的字可以提出来,说不定会成为瑶瑶的字呢^_^
其实刚开始想到的是王怜花,怜花公子跟瑶瑶很像诶,可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八个字怎么想都不对o(`ω´ )o
跟来金家的不只是蓝湛,温家姐弟也在回禀家族后来到金家。
虽然温家败落但也不是一般家族可比的,温情仔细给金光瑶把脉又开了一副药方,和弟弟在金家住了下来。
自从回到金家,金光善夫妇为了给他冲喜搜罗不少女子的画像,金光瑶对此哭笑不得,劝父母半天才让他们打消这个念头。
前世是迫不得已,今生更是对女子无意,大不了在旁支里过继一个孩子便是。金光瑶想道,金子轩夫妇已经为金家留下香火就是阿凌,阿凌是下一任家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他有没有子嗣也不会显得那么重要。
“阿瑶哥哥,你又在发呆。”
“怎么了?”金光瑶笑道,从小碟里取了一块松子酥塞进小嘴里,看着她气鼓鼓地一口一口吃掉,金光瑶有些得意洋洋。
昨日心情委实不好,“不小心”告诉两位道长成美从小到大的丑事,想到最后薛洋气急败坏的威胁直到被宋岚抱回去的窘态,多少顺了气。
嗯,如果聂家兄弟没有像柱子一样杵在门外就更好了。
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法子,居然没有一个金家人发现。看着门外的梧桐树出神,好似只有他和无羡几个人能够看见。
“这两个人怕是用了隐身咒。”魏婴仔细品尝茶,眉山银针还真不错,“不过聂明玦会使用这种'宵小'手段,当真是令我吃惊。”
恢复记忆的事只有他和蓝湛、晓星尘、宋岚知道,并且三人立下誓言不得对外说,哪怕是蓝曦臣魏婴薛洋也不行。
正好借此机会试试聂明玦,是否……是真的对他产生情意……
哈,瞧,金光瑶还真是隐忍到骨子里,都伤了这么多次了,还忍不住要给他一个机会呢。
“阿瑶,再过几天是金家每月一次的宴会,伯父伯母打算借此机会给你取一个字。”魏无羡顿了顿,“阿瑶你,早该取个字了。”
其实早在继承家主的那天就该取了,只是阿瑶什么都不肯说,只说再拖拖再拖拖,一拖就拖到现在。
“好啊。”想起前世,人前人后叫他敛芳尊金家主,再不济叫他金光瑶,还真没有别的称呼。
那时的他多希望阿娘还活着。尤其是在他十五岁的生辰那天,希望能含笑唤他一声阿瑶,或者,是另一个会伴他一生的名字。
那个时候,他还是当聂明玦眼中的孟瑶,也只是收到聂明玦的一个难得温柔的话。
“生辰快乐。”
其实他在心里已经把聂明玦当成了亲哥哥,只要他开口说字,他就会不顾后果也一定要他给自己取的。
可是聂明玦只是说了这一句就没了下文,金光瑶伤心之余自我安慰,现在是特殊时期,等征战温家事了,他有很多机会。
可直到聂明玦死去,直到自己埋骨观音庙,直到三尊只剩一人,他还没有一个字。
薛洋变出一沓名单,“都在这里了,伯父伯母的、我们的、金子轩夫妇的、阿凌也过来凑热闹,别指望江晚吟,他可取不出什么好字来。”
金光瑶一张一张扫过去,爹爹娘亲对他有所愧疚,能破例的地方尽可能地破例。按理取字由长辈直接定下,哪有和小辈商量的?
“就它了。”
“决定了?”
“决定了。”
修长的手指拈起其中一张,带有金星雪浪图案的纸上用瘦金体工整写下两个字。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