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四十三)

定情信物呦
聂明玦走的时候腰间系着一个水滴状玉坠。
“聂家主,你的想法呢?”金光瑶细细嘬一口茶,“也许你会认为我和无羡成美这么做是在逞凶作恶,就算那个摊主有恶也轮不到我们惩戒。”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我们也会有别人;如果成美没有踹摊子而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无,那个摊主也许会变本加厉,受伤的反而会是我们;围观的人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只能是自己……”
“你希望所有人能和平相处,一片光明,没有阴霾,这是不可能的奢望。”
“二哥说你刚正不阿,可刚过必折。聂家主,这个世界不是黑就是白这么简单,护好自己才能护好别人。”掌心和白玉籽料做成的水滴状玉坠混在一起,一样的白,“希望我的话聂家主能听进去半分。”
“听二哥说以前曾尝试找出聂家主祛除刀灵的凶煞之气,这是我亲手做的玉坠,对祛除刀灵的凶煞之气虽能力尚小,但聊胜于无,还望聂家主收下。”
聂明玦愣住,接着从心底往外涌上的无力和黯然。
这些话阿瑶以前从来不肯跟他说,没想到记忆遭到修改后却……
在他眼中,我就是一个不通事理不通情理的人吗?
“怀桑。”
“啊,大、大哥?”
“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人。”聂明玦道,“照实说,这次不骂你。”
“大、大哥是个很严厉的人,尤其是对我和三哥,当然长兄如父嘛,严、严……”
“严父。”
聂怀桑点头,聂明玦道:“继续。”
“大哥刚正不阿,在几大家族盛名远扬,在江湖上历练了一段时日回来继任家主,再后来就是跟二哥三哥结拜了……”
聂怀桑想了想又道:“我记得结拜的那天,三哥的脸白的像雪,只喝一杯水酒就匆忙离开了,当时大哥发了一通脾气,说、说……”
“说什么,再不说就打你。”
聂怀桑欲哭无泪,大哥你自己惹的祸你扯上我作甚,“大哥你当时说,'金光瑶分明是目无尊长,此子若不改正,他日定会闯下大祸!'”
聂明玦倒退一步,他是这样说的?
聂怀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当时金光瑶尚未走远听到了这番话,聂怀桑看见他脚步一顿,继而飞快地走掉了。
“后来我听二哥说,三哥在继任金家家主前不知是怎么受了伤,尚未痊愈,若不是三哥和二哥下棋突然昏倒二哥还不知道。”
瞒着所有人,继任家主,处理诸事事宜,他金光瑶就是在那一次留下了心疼的病根。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