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四十六)

温情细细把上他的脉,聂明玦看着金光瑶安静的睡脸,想起金光瑶在昏迷前对他的称呼,心中的担忧多于欣喜。
“阿瑶他怎么样?”
温情把手塞回被褥,“心口的淤血吐出来了,睡一觉就好。”
“淤、血?”
“你不知道?”温情无语,怎么当人大哥的,转问魏无羡,“金家主有旧疾,魏无羡,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阿瑶有旧疾?”魏无羡七窍玲珑心,转念一想就知道大概。
“聂明玦!”魏无羡冲出来一手拎住赤锋尊的衣领,“当初你一掌打在阿瑶身上,我只道你恼阿瑶杀了一个恶人,没想到你居然狠下心肠要他去死!”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聂怀桑不顾仪态喊道,“魏婴,你胡说八道,我大哥不会的!”
“我胡说八道?聂怀桑,当初要不是因为你大哥,阿瑶也不会提前回金家,也就不会有旧患!”
“魏婴!”
“够了怀桑!”聂明玦吼道,“确如魏婴所说,半分……不差。”
“大哥!”
“阿羡,现在是等阿瑶醒过来!”江厌离站出来安抚人心,“我们先出去。”
“姐!”
“师姐!”
江厌离伸手在两个弟弟脑门上谈一下,“阿瑶现在需要休息。”
温情点点头,温宁已经熟练的递出安神香,恭恭敬敬插进香炉。
“好了,我们出去。”
温情睨一眼聂明玦,“聂家主。”
温宁回首看昏睡的金光瑶,脸上起了红润,没有之前的苍白。
温情道:“我有两个消息,好消息和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消息吧。”金光善道,“听完好消息,老夫才有心承受住坏消息。”
“金家主的记忆恢复,可喜可贺。”
“坏消息。”
“金家主以后不可太过费神,否则寿命会比不过其他修士。”
这句话还是她斟酌再三才说出口的,她早年有一奇遇可以窥探一二天机,金光瑶有一个死劫,过了就是海阔天空,不过则是万事休矣。
这个跟她弟弟一般年纪的金家家主,她心疼。
金光瑶一睡就是掌灯时分。
睡了几个时辰的他回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叹口气,这个聂明玦,上辈子没见他这么可劲儿折腾啊。
“阿瑶?”
“哥、嫂子。”
金子轩舀一碗鸡汤送到金光瑶嘴前,鸡汤去了上面的一层油,不腻,很是清淡。
“先喝碗鸡汤,等一下再吃些东西。”金子轩看着弟弟一口一口喝下去,“你这一昏可把我们吓得够呛,阿澄阿羡都快把聂明玦瞪死了。”
“这两个家伙。”
喝完鸡汤,江厌离逼他吃了些菜肉粥,摸了摸他的脸,叮嘱他再睡一会儿,她和金子轩看着他睡着才悄悄离开。
万物寂静,金光瑶睁开眼,眼中没有一丝的睡意。
聂明玦应该戴上了吧,这样霸下的凶煞之气会一丝丝转移到他的身上,他把自己的眉心血滴在籽料上认了主。
金光瑶啊金光瑶,他真的是你破不了的障。
他捂住自己的脸,任泪水从指缝间溜走。承认吧金光瑶,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你还是爱着聂明玦。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