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四十七)

这一篇略有追凌向
燕雀啾鸣,万物复苏,转眼就是初春时节。
小叔跟聂明玦说过什么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大舅他们问半天也不肯说,唯一知晓的是小叔和聂明玦结为道侣了,为此舅舅他们发了好大的脾气。
不只是江澄他们,金家最近的气压也很低,爷爷奶奶听到消息后气的倒仰,自己还差一点拔剑呢。
还以为小叔没有道侣最多会收养一个孩子,谁知道会成这样。
细数一下,大舅跟含光君,舅舅和泽芜君在一起,小叔与赤锋尊结为道侣,还有薛叔叔以及两位道长……
金凌忍不住打一个寒颤,舅舅最近发牢骚,说他们两家上辈子跟蓝家什么仇什么怨,这辈子连儿子养子朋友都不放过,还对他吼说离蓝家那个蓝思追远点。
哼,思追人挺好的,舅舅真是的,他自己不也是喜欢泽芜君嘛。金凌偷偷瞧一眼蓝思追,待人发现时又把头转向另一边,脸上有些发红,狠狠跺脚。都是舅舅说的那些话,他跟思追是好朋友,对好朋友……
“阿凌,你怎么了,脸好红。”蓝思追一脸关切问道,“没发烧啊。”
“要……要你管!”
蓝思追莞尔一笑:“聂前辈和金前辈传信,说明日就能回来。”
“小叔明天就能回来?”金凌按捺不住激动,“我去告诉爷爷奶奶他们!”
蓝思追跟温情温宁去了一趟不夜天,金凌也缠着去。对于流落在外的温家血脉温家很是激动。虽然遗憾蓝思追已经入了蓝家家谱,温家家主和诸位长老也向他许诺温家的大门永远对他敞开。
蓝思追跪在宗庙内盯着两个牌位眼圈发红,眼角还有残余的泪,但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金凌捏捏他的手,心中生出几分感慨。
“你别难过了,你一难过,我也很不舒服……”
蓝思追,在金凌的心中蓝思追一直是温和的性子,脸上挂着和金光瑶有几分相似的笑,他从来没有想过像蓝思追这样的人连哭都是隐忍的。
“对不起。”蓝思追急忙用袖子替他擦去泪水,他最见不得金凌哭了,金凌哭起来比谁都厉害连他舅舅都哄不住。
“阿凌,我们走吧。”
金凌红着眼睛点头,跟温家人告别后返家,他突然很想见爹娘,很想……
金凌原本对聂明玦印象不佳,如今又把从小疼他的小叔带走了,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气,对聂明玦是忽视的彻底。
“外公外婆回来了,虽然生气大舅和舅舅会选择男子做为道侣,不过都是嘴硬心软,早就不气了。”金凌打破氛围,“跟我回去吧,我给你介绍,外公外婆肯定会喜欢你的啦。”
“好。”蓝思追道,“谢谢你,阿凌。”
“咱俩谁跟谁啊,说这些干什么。”
金凌道:“思追,为什么你的字会是这个?你明明比我还小吧。”
“思追这个字是阿娘给我起的。”蓝思追抬头,回忆道,“阿娘每次说到都是满脸幸福甜蜜的样子,爹爹也是。后来我被带到蓝家,含光君问我有没有字,我说有,含光君点点头没有再问。”
“还有就是,我跟阿凌一般大呢。”
“诶,骗人的吧。”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