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三)

毕处座在线ing……
ps:猫咪炸毛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毕忠良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家阿弟为什么会突然收养一个孩子,当然只限这辈子的毕处座。
心烦意乱的他在第二天提审宰相时鬼使神差地冲陈深比划手枪,嘴里吐着相反效果的话。
陈深低着头,任由毕忠良把他推到墙边。
自己一直在想老毕不知道不知道,如果是他也会这么做,可是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折磨的让他难受。
“是,我不会开枪!有种打死我啊!”他对他怒吼。
他原以为从来一次,不去米高梅就等于把李小男推的远远的,尽可能地减少她暴露的危险;把皮皮领养在身边,也是在想老毕打消以后和苏三省联手因试探自己而同意苏三省绑架皮皮的念头。
可是现在看来他错了,错的离谱。
老毕依旧怀疑他,不,应该说从未信任过他。
他不知道,自己在他车座和椅背的间隙中放了一封信,里面有两张去往香港的车票和以他的名义开的户,账户里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所有的钱和小黄鱼。
他不知道,自己说服汪姐他们去延安,却把皮皮交给了嫂子刘兰芝。
他不知道,自己帮徐碧城只是因为黄埔军校时的师生情谊。
他不知道,自己曾经想过杀了李默群,除了少一分危险,还有不想让他受李默群压制。
“哈哈,哈哈哈!”他抬起头大笑,笑声在阴暗的大牢回荡着。
在失去那么多亲人朋友后他就发誓,拼死也要护老毕和嫂子刘兰芝的周全。
他自问已经尽力而为,甚至因为身份暴露给他们的后路也准备好。
除了偷取归零计划,自己什么事不都在他眼里?
“你、你笑什么!”
毕忠良被这笑声激起了几分恼火,可更多的是不明的酸楚与心疼。
“毕忠良,老子不干了。”他与他对视,“老子带皮皮离开上海,去别的地方开一个剃头铺,省的碍你的眼!”
毕忠良被陈深通红的眼吓一跳,“你说什么?!在特工总部除了你我谁都不信!你走了,我该相信谁?!”
“毕忠良,信任这个词你说过多少遍?你从未信过我,你除了自己你谁都不信!”陈深怒极反笑,“你不是怀疑我是内鬼吗?你不是怀疑我背叛你了吗?好,放我走!以后再也不会担心了!”
“陈深!”他捏住他的肩膀,正要解释,蓦然发现陈深的双眼涣散,像陷入了一场梦。
“陈深,陈深!醒醒!”毕忠良紧紧抱住陈深,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唤着。
他有种预感,如果不把陈深唤醒,他会失去他一辈子。
他不允许有这种可能发生,绝不。
小赤佬,我信你!所以,请你,醒过来!
陈深双眼挣扎着动了一下,许久,双眼重新聚焦。
“老毕,放手。”
感受到他身体的迟顿,毕忠良放开手,“终于醒了。”
不知为何,毕忠良突然很贪恋刚才的拥抱。
“我先回去休息。”
毕忠良点头,“去我的办公室,你那里太冷了。”
陈深脚步一顿,“好。”

评论(3)

热度(87)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