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四)

陈深:老毕,给我小黄鱼!!!
出了大牢,陈深一把推开要扶人的扁头,借口说是低血糖让扁头买些云片糕来,自己顺着墙角靠好,食指和拇指捏住眉心,一边揉一边在心底唾弃自己。
都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刚才在嫂子和老毕面前险些露馅,真是丢人。
如果……陈深好看的眼睛有些暗淡,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一个活了两辈子的存在,会怎么想……
是惊诧、躲避,亦或者是厌恶?
扁头拿着云片糕回来,就看见头儿脸色苍白的模样,赶紧塞给他一片云片糕。
我的天啊,这哪里是低血糖?这分明是饿的!
“扁头,送到我办公室。”咬一口糕点,陈深觉得好受一点,吩咐扁头把剩下的糕点送回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陈深还是加上一句,“糕点不急,等下老毕也许会审人,你进去的时候告诉他小心那个小平头,我看他戾气太重。”
“诶。”头儿说什么是什么。
陈深把两条腿支在桌子上,想起不久的以后唐山海会带着那个经常露马脚的学生来,心底隐隐佩服起唐山海居然会忍那么久。
想到唐山海的结局,陈深叹口气,如果那天晚上没有把情报发回重庆,以唐山海的追求能力,也许他们就会成为真正的夫妻。
旁观者清,上辈子徐碧城在唐山海牺牲后的一举一动,都说明唐山海在她心中的地位。
“头儿,你真是料事如神啊。”扁头跑进毕忠良的办公室,“你猜怎么了?那个小平头居然敢拿枪对准处座!真是活腻歪了。”
“老毕呢?他怎么样?”虽然明知老毕平安无事,陈深的呼吸还是忍不住急促。
“有了头儿的提醒还能怎样,当然没事呗。”扁头回答道,手指还比作手枪的模样,“然后一枪就把那个小平头干了。”
陈深呼出一口气,心底的压抑貌似缓和不少,上眼皮和下眼皮也开始打架,“我先睡一觉,没事别叫我。”
“成。”扁头走时还不忘把门轻轻带上。
半睡半醒间,陈深好像听到开门时锁动的声音、皮鞋在地板上时轻微的声音,还有一件衣服落在自己身上时悉索的声音。
以及一声属于毕忠良的叹息。
“小赤佬,我该拿你怎么办……”

评论(7)

热度(96)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