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番外篇)下

建议看时身边要有纸巾,不然可能会泪奔(^.^)
毕忠良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就像是有人在他脑袋里点燃爆竹一样。
他站立不稳,踉跄几步,终究瘫倒在地。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的手上沾染了属于他亲人的血,一切都豁然开朗。
“原本深哥打算和你们去香港后带着皮皮悄然离开,没想到……”
轻轻拍拍皮皮的肩膀,“深哥感到不对劲,连夜把皮皮送到毕太太身边,可他自己……”
“皮蛋,该走了。”老k说道,“毕处长,后会无期。”
“还有,深哥说过,他不恨你。”
船在太阳升起的同时开船,毕忠良急忙拆开信。
信中把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从开始到结束,比皮蛋讲的还详细。
除此之外,陈深千叮咛万嘱咐,去香港后马上出国,永远不要回来。
迎着朝阳,吹着海风的他,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忠良……”
“兰芝。”他任由海风吹干他的泪,“我们去国外吧。”去哪里都好,我要用下半辈子去赎我的罪。
“好。”对于毕忠良,刘兰芝终究是恨不起的。
三十年后。
“大伯,伯母,你们都看到小叔了吧。”长大成人的皮皮一身黑色西装,墓前的百合花摆在中间。
德国的一处郊外墓地,是毕忠良和刘兰芝最后的归宿。
“小叔是不是还喜欢笑?”皮皮,哦不,陈东水目光肃穆,夹杂着眷恋,“好想你们啊,小叔。”
他们最终在德国生活下来,然后陆陆续续听到国内的消息,不得不佩服陈深的选择。
“我会烧钱过去的,听大伯说小叔喜欢打麻将,一定会让大伯输很多钱的。”
陈东水说了很多,他觉得自己一直是个很少语的人。
他是下午来的,直到夕阳把他的影子拉长,他才恍然发现已经很晚了。
“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一步,三回头。
夕阳把墓碑上的名字染上金黄色,陈东水摘下眼镜,凝视着那座坟墓。
“大伯说,下辈子还要做兄弟。”他轻声说,“小叔,我也是如此希望。”
“再见,我的家人。”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