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六)

陈深处花开窍中ing
陈深漫不经心嚼着扁头新买的板栗羹,脑子飞速转动。
刘兰芝风风火火闯进医院,后边跟的是屁颠屁颠的毕忠良,手里牵着皮皮。
陈深一看到刘兰芝的表情,本来低血糖的身体更无力了。
“陈深你怎么样了,吃的好睡的好吗?我听医生说要再住一晚才可以回家,这是刘妈做的汤,治伤口的你赶紧喝掉。忠良怎么保护你的,居然让你晕倒了,你别躲你怎么做的……”刘兰芝低声训斥。
“嫂子我没事,怎么把皮皮带过来了?”小家伙发色鲜亮,没吃什么苦。
好说歹说劝兰芝带着皮皮离开,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
毕忠良想问陈深很多问题,可是不知从何处问起。
“咳、咳,老毕你有什么事吗?”他想起来不久后的周丽和吕明事件,这次不能再给徐碧城一丝希望了。
至于水瓶下的手雷,陈深表示,没有李小男,他才不想碰呢。
“小赤佬,你就少让我和你嫂子操心比什么都好。”毕忠良笑骂,手上的温柔丝毫不减,“把鱼汤都喝光,回家后我也好向兰芝交代。”
陈深点点头,他一生亏欠过很多人,第一个就是刘兰芝。
她失去了女儿,失去了自己,还差一点失去了毕忠良。
“老毕,唐山海跟徐碧城没有问题吧。”他装做不经意间问。
“表面上没有,可是直觉告诉我他们有问题。”毕忠良回答,“我打算把徐碧城调到其他部门,和唐山海分开。”
当然没有了,陈深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人唐山海都经历过两辈子,早嫌烦了。
“老毕,你把徐碧城调远些。”最好让她不知道周丽的事情,那样吕明至少没有抓住,他们的女儿也不会和皮皮一样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
“怎么,舍不得?”毕忠良眨眨眼,努力忽视内心深处的疼痛。
“老毕,徐碧城都是唐太太了,我可不会抢人家老婆的。”陈深淡定回答,哪怕知道是假的也不会。
嗯,看来最近找时间和徐碧城摊开了。
陈深扭头,“我要睡觉。”
毕忠良安安份份把被子盖好,“小赤佬,好好睡一觉。”
“我走啦。”
病房的门轻轻合上,陈深抬眸,清澈的眸子倒映着是满满地疑惑。
想到和徐碧城摊开一切的时候,为什么浮现的是毕忠良的脸!?
tbc

评论

热度(20)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