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七)

这绝不是海深,绝对不是,我发誓
ps:和柳美娜比,我不怎么喜欢徐碧城,当然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处座。”刘二宝轻叩房门,得到毕忠良的允许后进来,双手递上一份文件,“您要我查的都在这里。”
毕忠良打开文件,眉毛一蹙,“就这些?”
“是,关于宰相的只能查到这么多。”
文件只有一页,上面除了宰相的名字叫沈秋霞以外,只提到他的丈夫不在人世,有一个孩子去向不明,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许是被打死了,毕忠良想道,身逢乱世,两个人不在就像白开水一样平常。
“出去。”
“是。”
又想起陈深,毕忠良挠头,怀疑心重的毛病真的不是他的错。
许多年后,当毕忠良知道宰相、陈深、皮皮三者之间的关系如此之近,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阿弟也体会过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
咳,扯远了。
唐山海和陈深私下又见过一次面,在红磨坊咖啡厅。
唐山海还是那副样子,一身熨好的西装和一个黑色的领带,点上熟悉的蓝山,目光平淡看坐在对面的陈深折腾玻璃瓶里的花。
“你不喜欢喝咖啡?”
“那玩意儿喝多了睡不着。”陈深终于放下手里的花,“我喝过一次,太苦,还没有格瓦斯好喝。”
“咖啡能和汽水比吗……”唐山海轻咳一声,打断这个话题。
唐山海记得小时候阿娘曾经说过朋友只要有一个信得过的就足够了,哪怕当面油嘴滑舌的,也比背后落井下石的好。
上辈子加上这辈子,也就陈深这个人算是兄弟了。
这几天他反复沉思,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徐碧城的,一见钟情吗?
“我说唐山海啊,你在舔杯底吗?咖啡都喝光了。”
唐山海回过神,原来咖啡早就喝完了。
陈深一看手表:“都中午了,该吃午饭了,我请客。”
“陈深,我记得你说的是吃午饭。”
“对啊。”
“那你告诉我。”唐山海右手一指不远处的门牌,“吃午饭为什么要到酒吧?!”
“没事。”陈深拍拍唐山海的左肩,一副哥俩好的表情,“这家酒吧里的东西还不错,我最近才发现的。”
重点不是这个吧。
当唐山海看着陈深灌下一瓶度数不低的洋酒时,他貌似知道陈深为什么要来酒吧了。
“别喝了。”
“唐山海,你知不知道。”又是一瓶酒,酒后陈深脸颊发红,“我好难过……”
“是是是。”我要把你送回家,我也不好受。
付钱后出酒吧叫辆黄包车送到陈深家,从陈深裤兜里摸出钥匙开门,等陈深吐完后把陈深扔在床上,自己去厨房拿杯白开水喂陈深喝下去。
“唐、唐山海?你怎么会在我、我家?”
唐山海无语:“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来的。”
“你、你知道吗,李、李小男居然是我嫂子的妹妹……”
许是压抑太久,陈深居然会纵容自己喝酒,还居然告诉送他回家的唐山海。
“哦。”难怪觉得李小男不对劲,别人避开他们都来不及呢,还主动凑上来。
陈深没有理会,也许是潜意识还记得唐山海同他一样,所以继续说着。
“哥哥没了,嫂子没了,小男没了,我只剩下皮皮了……”陈深紧紧抱住自己,自言自语。
“苏三省完了后,我都安排好了,可是呢,现在、现在还要重来一遍。”
“唐山海,你知道小男对我说过什么吗?她说,她爱我,但她更爱她的信仰……”陈深哈哈大笑。
这句话让唐山海犹如醍醐灌顶,他曾经困惑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原来他对徐碧城只是一个执念,而已。
他又想起那个因他连累的柳美娜,他想,也许自己可以试着接受她。
不是上辈子的利用,而是真心真意。
“我看着嫂子再一次离开这个世界,那种滋味……”
唐山海一声不吭,等陈深躺在床上睡着后,轻手轻脚关上门。
他以为他不知道吗?他早就酒醒了,那些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关上门的瞬间,陈深闭上的眼悠然睁开,目光清澈,哪有半分迷茫?
“唐山海,很抱歉让你听到这些话。”陈深幽幽说道,“我原想说给老毕听,可我……”
“只能和你说了……”

评论(4)

热度(24)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