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九)

今天是我破壳的日子,祝我生日快乐吧
春天了。
陈深吞掉最后一个生煎,叫扁头带着一分队巡逻,随便让他买副象棋回来。
记得皮皮的生日是后天,到时候和嫂子去猛将堂孤儿院看看汪姐,好告诉汪姐做好撤退的准备。
没想到从猛将堂孤儿院回来的路上遇到陶大春的刺杀。
车被撞的瞬间,陈深猛地从前座翻到后座,紧紧抱住刘兰芝,“嫂子别怕,我在这里呢。”
许是陈深挡在她身后,她没有刚才那么慌张,“陈深,为什么有枪声啊?”
“嫂子,千万不要出去。”
陈深的声音很平静,推开了车门,心中的怒火止不住的沸腾。
好啊,是不是嫌日子过的轻松了,开始像蚂蚱一样忍不住蹦哒了?!
后背的伤口让他保持清醒,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几个人,甚至趁陶大春摔倒的时候把枪抵在他的太阳穴,“我知道你是谁,住在哪里。如果想活命,带着你的手下赶紧离开上海,否则下次别怪我留下你的命!”
陶大春被一脚踹到自己人的身边,刚要举枪反击却刚好撞上回来的扁头他们,只好咬牙钻回车里撤退。
陈深松口气,同时也暗自后悔,明明有过一次的经历,再来一次为什么还是躲不过?
还好嫂子没事。
“扁头,你去开车送我们去同仁医院,嫂子受惊了。”陈深打开后车门,却发现扁头和其他人目瞪口呆看着他。
“怎么了?”
“头儿……”扁头跑到陈深面前扶住他,“你流了好多血……”
陈深瞪他一眼,胡说,我自己受伤我怎么不知……
他突然看到天与地颠倒过来,耳边传来的是扁头焦急的声音,越来越远。
接到扁头的电话,毕忠良干脆从椅子上跳起来,也顾不上自己还有多少文件要批,喊上刘二宝直奔同仁医院。
医院里,安慰好自己妻子的毕忠良很快掌握事件的经过。
陈深替刘兰芝挡了不少的玻璃碎片,虽然有衣服挡住,但还是有几个冲劲大的扎进他的后背。
“医生,陈深怎么样?!”毕忠良右手抓住医生的白大褂,一旁的刘兰芝也急切地想知道自己阿弟的情况,生怕从医生嘴里说出不好的消息。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体内的碎片都取出来了,没有大碍,麻药的药效还在,所以病人没有醒。”
毕忠良感觉自己像是坐了日军的直升飞机,连带着心都忽上忽下的。
“那就好、那就好……”刘兰芝哭着点头,如果陈深因为这件事影响一辈子,她会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而毕忠良吩咐扁头带着两个兄弟送兰芝回家,自己倒是一寸一寸抚摸陈深的脸。
“你啊……”
tbc

评论(13)

热度(35)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