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十一)

老毕,调戏人也要看缘由啊
苏三省见到陈深的时候是在一个难得凉爽的天。
陈深伸出右手,他克制自己条件反射一招擒拿手要废了苏三省左胳膊的冲动。
“苏队长你好,我是一分队队长陈深。”
苏三省慢吞吞回答,“三省久仰陈队长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不愧是第二个想被除掉的目标。”
“苏队长客气。”陈深笑着回答,心想回去一定好好洗个手,“苏队长一到总部就送来这么一个大礼,真令人羡慕。”
“哪里,这是三省该做的。”
谈论几句后,陈深以一场不能推辞的宴会离开,走时还颇为遗憾的向苏三省表示下一次要多聊聊,最好聊上一个小时。
苏三省确定自己从未得罪过陈深,可陈深为什么使那么大的劲捏他的手?
“老毕,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洗澡。”重生以后,他就有轻微的洁癖。家里不能有灰尘不说,每天都要洗一遍澡。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每天洗澡算怎么回事,又不是小姑娘。”今天二宝不在,毕忠良破例当一回司机。
看着后视镜中的阿弟,毕忠良目光微仲,他的阿弟可比姑娘还要白,可什么时候起,小赤佬漆黑如墨的眸子他看不懂?
是南京保卫战后吗?他想,还是来到行动处后呢?
陈深目光平静看着后视镜中毕忠良的眼,心中了然。
你喜欢的是把人牢牢控制住,从里到外,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说什么在行动处最信任的人是我,你只不过是比别人更早的认识我,比别人更熟悉我罢了。
他不会再偷一遍归零计划。早在上一世他就背的很熟,以防出错。
现在的他可以随时默出一份,随时可以带皮皮离开上海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他甚至随时可以给唐山海写一份,这样即可以保熟地黄也可以保柳美娜。
可是毕忠良怎么办?嫂子怎么办?归零计划一旦泄漏,首当其冲的就是毕忠良。
陈深不是没动过策反毕忠良的念头,可是心里隐隐有种预感,以后也许会更乱。
“小赤佬,到家了。”毕忠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啊,哦。”开门,烧水,脱衣,一气呵成。
“小赤佬,你先等一下。”毕忠良在陈深衣柜里找到换洗的衣物,“你后背还不能碰水,我帮你擦。”
陈深原想说不用的,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一句好。
毕忠良脱下上衣,拿出一个干净的毛巾细细擦拭陈深的后背。
原本白皙的肌肤因为热水的缘故变成很难见到的粉红。毕忠良尽量避免受伤的部位,动作轻柔的让陈深忍不住哼出声。
“怎么了?”
“痒……”
“忍着点,医生说过伤口不能沾水。”毕忠良下手更轻了,如果不是毕忠良的呼吸声,陈深甚至以为只有他一个人。
毕忠良听到陈深的呼吸变得紧促,快速完成腰的擦拭,“好了,这下子可以放心洗澡了。”
tbc

评论(1)

热度(29)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