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十七)

昨天困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打字都在半睡半醒……
ps:这一章的内容是我瞎想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再ps:我果然还是喜欢虐……
陈深一走就是半个月。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毕忠良找他找到心力交瘁的时候,他回来了。
发丝凌乱不堪遮住了左眼,人也没有以往的精气神儿。
毕忠良发现他的时候,陈深就一动不动站在他家门口,如果不是有所察觉,他根本不会注意到墙角的陈深。
“陈深!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嫂子多担心你吗!”
毕忠良紧紧抱住他,半个月不见,他瘦了好多,毕忠良清晰感受到陈深的肋骨。
陈深一动不动让他抱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说话呀,小赤佬!陈深!”毕忠良察觉不对劲,二话不说拉他进屋,“兰芝!兰芝!”
“忠良,怎么……陈深!”刘兰芝见到阿弟直接惊呼,却发现陈深没有任何反应,“忠良,陈深怎么了?陈深到底怎么了!?”
毕处长简单说明刚才的情况,这个时候陈深挣脱他的手,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兰芝,你先去打盆水,我去打电话!”那个呆滞的眼神折磨他,让他发疯。
“喂,医生,我是毕忠良……急诊……对、对……”
几分钟后,毕忠良敲开了急诊室的大门。
“你好,毕处长。”
接待毕忠良他们的是一位带着眼镜的年轻人。
毕忠良直接拉人到陈深面前,“医生!快看我阿弟怎么了!”
年轻人翻开陈深的眼睑,想了想又在陈深的脖子和头顶摸索一阵。
手指在后脑附近触到一处异常,陈深突然乱动起来。
毕忠良连忙按住陈深的胳膊,神情不耐对年轻人吼,“陈深怎么会这样,快说!”
这个伤口……,年轻人暗暗想道果然如此,抬目看向毕忠良,语气严肃道,“毕处长,病人受过枪伤,子弹伤到病人的脑神经。子弹应该不深,也及时取出来,但病人会有一段时间内的听觉和视觉都要比其他人弱。”
毕忠良懵了,刘兰芝更是重重跌在地上。
“怎么会……”
年轻人收好用具,“病人应该消失过一段时间,不然家属是不会不知道的。病人右眼还有视力,说话的时候要记得放慢语速。”
年轻人又开了一张单子,“所幸发现的早,病人还有机会恢复。”
“和他多聊一些过去的事情来刺激他的脑神经,病人的伤口很浅,问题不大。”
“饮食要清淡,不能喝酒,饮料也不行。”把单子交到毕忠良手上,“三个月后再来一次。”
“好、好……”
从医院出来,陈深看着刘兰芝的口型猜测她的意思,嘴角上扬。
微凉的右手轻轻落在刘兰芝的右手上,示意她自己没事。
陈深的眼中闪过浅浅的感伤,那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陈深的举动一丝不漏落在毕忠良眼里,他的眼中同样浮现感伤。
小赤佬,如果我说我对你早已超出兄弟之情,如果我早早认清自己的心,如果我在那一天对你坦白我的心意,是不是一切不会这样?
我的小赤佬……
tbc

评论(2)

热度(27)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