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二十)

大结局中篇
注意是中篇。
ps:喜欢嫂子和陈深的人,我对不起你们……
这一章会有电视剧结局的一点东西,我保证,只有一点
“陈深。”
刘兰芝和几位太太出去看电影回来,就见到陈深在瞬间将手枪夺过来对准自己的丈夫。
“陈深你干嘛,你怎么拿枪对准忠良呢,你怎么拿枪对准自己的好兄弟呢?”
刘兰芝慌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只是一个电影的时间,她心中记挂的两个男人会走到这个地步。
“兰芝,你知不知道你的好阿弟都干了什么。”毕忠良眼睛死死瞪着陈深,左手把刘兰芝护在身后,“他拿着我给他的钱,去干gd的活。”
小赤佬,只要你说一句话,只要你说你不是,我现在就带兰芝、带你、带皮皮走。
“gd?陈深你做gd你做你的跟我们没关系,可忠良是我的命……”
陈深瞳孔放大,她在说什么?
从以前到现在,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他把她,这个嫂子,当做和亲嫂子沈秋霞一样的对待。
在他心底,除了皮皮,她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上辈子亲人的相继离去,他心中的执念除了信仰外就是她和毕忠良,以及皮皮。
可是没想到,没想到……
“兰芝你说什么?!”毕忠良怔在那里,他只是想知道小赤佬的身份啊,他只是想护住他啊……
他的伤才刚刚有起色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深弯腰大笑,手枪顶住自己的腹部,像是找到一丝的支撑。
“嫂子,你说的对。”陈深低下头,发丝遮住他的眼睛,“你们是你们,我是我。”
“老毕,我知道这把枪是空的,是没有子弹的。”陈深手里紧紧握住那把枪,“我虽然很久不开枪了,可我也会感受到枪的重量的。”
毕忠良惶恐不安,陈深的笑和那次在大牢里是何等的相似。
“给我一把真枪吧,毕忠良。我会了结我自己。在此之前,我只想说一件事。”
陈深笑了,和平常一样的笑,却让毕忠良心惊胆寒,“从今以后,我和你,不再是兄弟。”
“还记得那次在大牢说的话吗?你从未信过我,这样你累,我也累。”
他知道那个狙击手就在窗外看着这一切,他要在最后的时间里,解决所有。
“你当我是麻雀就好了,来,开枪。”他知道他的身上还有一把,他一定要拿到手。
“阿深,阿深……”毕忠良掏出那把枪,迟疑的对准陈深,他终于感受到当年在战场上陈深的犹豫和不忍。
就是现在!
陈深突然动起来,他再一次把手枪抢到手,然后对准窗外,对准瘸子,扣动扳机。
两声枪响。
两人倒地。
“陈深!”
毕忠良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心爱之人倒在地上,鲜红色的液体从他的胸口喷涌而出,像极了他以前去米高梅时带在身上的玫瑰花。
他紧紧抱住他,“阿深你不会有事的,你是我的福将,你怎么可以有事!医院,对,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陈深沾染血的手烧痛他的心,可是陈深拽住他的衣服,断断续续说道。
“老毕,狙击手是李、李默群的人,刘、刘二宝也是,我、咳咳,我干的、不错吧……”
“阿深很棒呢,干的真不错。”毕忠良把头靠在陈深的耳边轻语,还有一滴滴泪水。
“影佐是我,咳咳,干的,这下子,你、你不会,再受他、他的气、气了。”
“嗯,阿深,可是我想受你的气。”一辈子。
刘兰芝早已经晕过去,她聪慧如斯,怎么猜不出陈深的所作所为。
“还、还有。”陈深嘴角的血越来越多,可是他一直都在笑,眼神也越来越亮。
他轻轻地、轻轻地说出三个字,“我爱你。”
然后,他接受了黑暗的怀抱。
“阿深、阿深?阿深!!!”

评论(8)

热度(29)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