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 番外篇(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要说得知陈深怀孕高兴的,不是陈深,也不是毕忠良,而是刘兰芝。
刘兰芝的女儿早亡,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多年,但心底仍未释怀。
皮皮比妞妞小上几岁,她喜欢皮皮,更喜欢一个婴儿在她身边长大成人。
“嫂子,我能不喝吗?”陈深扁扁嘴。自从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陈深每天都被刘兰芝强迫喝下各种营养汤,现在看见汤汤水水就想吐。
“不行!”刘兰芝听到这句话两眉倒竖,声音也高上一度,“你现在要好好养。以前那些孕妇在期间都被养的白白胖胖的。你倒好,原本就没有多少肉,现在,越养越廋。”
乖乖咽下药丸,陈深颇为怀念起毕忠良。
至少他不会念叨自己脑仁儿疼。
“嫂子,我喝,我喝就是了……”
之后刘兰芝又说起一些特殊情况的对待方法,说完就匆匆出去给放学后的皮皮做饭。
趁毕忠良还没有回家,陈深拄着拐杖在花园里散心。
之前的年轻医生说过,自己的身体在听觉和视觉变弱的时刻就已经有预兆了。再加上自己原本就有低血糖,现在又受过致命伤,恐怕……
右手不由自主抚摸上小腹,叹气,“是我连累了你,让尚未出生的你跟我受一样的罪。”
“说什么呢?”身后的臂膀紧紧抱住他,毕忠良宠溺的语气也同时响起,“小赤佬,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和孩子。”
“老毕……”
拐杖滑落在地,一吻定住时光。
“你要知道你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年轻医生蹙眉,“你这是在赌你知不知道!”
陈深笑的没心没肺,两世加在一起,他何时不是在赌?
“那个人真的很重要吗?”
陈深点头,“在这乱世之中,他是我唯一动过的私心。对嫂子和皮皮,那是亲人之间的感情,对他,我却纵容自己沉沦,万劫不复。”
“所以,我要救他。无论如何都要救他!”
“我可以死,他不行。”
直到那个带有老茧的手拂上他的脸,“阿深,你和孩子,还有兰芝、皮皮,一个都不准离开我身边。”
“如果我离开你……”
“我会缠着你,生生世世缠着你。”
陈深没有回答,任由他搂住自己。
恍惚间回到上世,他看到那时的自己对坐在一旁的唐山海如此说道。
“所以我经常求神拜佛,希望菩萨保佑他长命百岁。”
“老毕。”
“什么?”
“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你知道我没什么学问的,还是你来吧。”
“那,男孩就叫毕泽远,女孩就叫毕泽安。希望我们的孩子远离战火硝烟,安宁一生。”
“远离硝烟,安宁一生……会的,孩子会,我们也会……”
此时,梧桐开的正茂。
tbc

评论

热度(14)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