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 番外篇(五)

最后一篇番外
陈深小时候阿娘告诉他以后一定要对媳妇好,因为女人生孩子的时候真的很疼。他清楚地记得,阿娘跟他说生完他后跟洗了一遍澡似的,痛啊。
所以当医生哆哆嗦嗦用手术刀划开陈深的肚皮时,陈深麻醉的连说话都困难。
打死都不再生了。
“陈深,陈深。”毕忠良从刘兰芝怀中抱出婴儿给陈深看,一脸的开心和幸福,“是个男孩。”
麻药劲儿似以刚开始的两倍在他的四肢百骸翻滚,放松精神的同时睡意将他笼罩,他迷迷糊糊点头,然后睡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不舒服,麻药劲儿过后的疼痛让他恨不得再跳一次黄浦江。
陈深因为低血糖的缘故比预计的出院时间多上了几天,顺便再复查视觉和听觉,得到的结果令毕忠良和刘兰芝很是满意。
“陈先生的视觉和听觉已经恢复正常,现在只需要静养。”史密斯医生刷刷写上几笔,“毕先生,陈先生要多吃养血的食物,伤口不能沾水。”
史密斯医生在医院工作三十年,在医院是教授的存在,陈深的例子虽是第一次,但史密斯并不反感。
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人体的结构本身就很复杂,体质特殊的人也并不少见。
“好的好的。”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小赤佬的身体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除了毕忠良和刘兰芝,往医院跑的最勤的是唐山海。
陈深第一次醒来,唐山海就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扁头和他的妻子朱珠带着孩子在来法国的路上,再过两天就到法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深心中即是高兴又是愧疚。
以扁头的能力,不到最后是不会来法国找他的。
“那祖国……”
唐山海顿了顿,还是说出口,“很不好。”
陈深想了想,还是换了一个话题。
之后的几天,唐山海时不时出现在病房,和陈深说说话,谈谈一些琐事。
“这是美娜让我带给你的。”打开饭盒,里面是几个精心制作的小糕点。
唐山海语气酸溜溜地,“要不是看在以前你照顾美娜的份上,想都别想。”
“我说山海你这么大脾气都省了买醋的钱了。”陈深拿起一块糕点往嘴里送,“我手里还有些钱,你拿去给扁头,就说是给我干儿子的贺礼。”
唐山海点点头,“要不把扁头放在处座那里?处座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帮手。”
“也好。”
事情很快就解决了,毕忠良相信陈深自然就相信扁头,再加上扁头为人机灵,很快融入新环境中。
至于李小男,扁头听朱珠说起过李小男在陈深离开后的一周也离开上海,据说是回老家了。
应该是回延安了,陈深想,这个爱穿鲜艳衣服的女人,终于淡出他的生命,回到她应有的生活中。
“你放心,她会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的。”
唐山海知他在想什么,如是说道。
徐碧城回到重庆后和陶大春一起隐瞒唐山海的消息,理由居然和上辈子死法一模一样,倒是令唐山海费解。
之后徐碧城在同事介绍下,和一个很老实的男人在一起。
“现在你不用担心了,陈深。”
陈深呼出一口气,是啊,他的担心已是多余。这辈子,他的战友、他的亲人、他的兄弟、他愧疚的人、他上辈子求而不得的人都好好的,他没什么遗憾了。
他突然觉得,也许重生,只是上天想让他走一条他从未在意的岔路。
而这条岔路,是他走过的最满意的路。

评论(3)

热度(20)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