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一)

最好不要见,最好不相识
黄埔军校,1924年成立,是近代著名的军校之一,出现过不少优秀的军人。
1940年,黄埔军校第十六期的学员开始第一天的训练。
天很蓝,很晴,没有风,有点热。
训练场上,四排新人穿着军装站好军姿等着教官到来。
昨天报完到后几个很外向的男生召集所有新同学在班里开了欢迎会,互相介绍后很快就打成一片。
“你好,我和你同一个宿舍,我叫周丽,你叫什么?”
徐碧城小声回答:“徐碧城。”
周丽笑了:“那我就叫你碧城了。”
周丽人很大方,很合群,她很好奇教官是什么样子。
徐碧城隐隐地有些期待。
军靴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由远及近,让徐碧城回神,用余光偷看自己班的教官。
一双猫眼,皮肤很白,一身军装衬的他身材挺拔,可惜一副铁质的面具遮住了鼻尖到下巴,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教官?”一个面色黝黑的男孩擦着额头的汗水,“我听一位师兄说起过,说是教官因为救人变成这样的,至于救了谁就不知道了。”
“没有人知道?”
男孩一摊手,满脸的无奈:“没有,师兄说教官戴面具已经有好久了,和教官同期的都离开了,没有人知道。”
陈深模模糊糊睁开眼,阳光倾泻在他的床上,让他感觉灼目。
好不容易适应阳光,他环视周围的环境,最终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一身军装,这是在黄埔军校时才有的打扮。
陈深把目光转移到日历上,1937年5月,民国26年5月。
他想说话,可是嘴上像是被东西罩住,嗓子里更像是塞着一团破布,咳不出咽不下,生生堵在中间。
“你不用担心,会好的。”那个空灵的声音在陈深的心底轻声诉说,“我只是主人留在你身体的一缕意念。”
“主人虽然让你重生,但作为代价,你到现在都不能开口说话。放心,都安排好了。”
声音有些惆怅,主人疼你,他希望你不要让那个人知道你的身份,没有那么多的羁绊,你的命数也许会走向十字路口的另一边,所以才会狠心让你不能开口。
陈深恍然大悟,难怪日期挺眼熟的,民国26年的12月18号,不就是他把老毕从战场上救下来的日子吗。
他还患上了不敢开枪的困难症,还当了自己唯一的怀表给老毕换了一碗馄饨。
声音感受到他的想法,轻叹了一口气,主人明知道是奢望,也只是推迟罢了。
“我也支持不了多久,虽然你听不懂,但我还是要说,主人希望你活下去。”
陈深看着环绕他一圈的细小颗粒逐渐散去,他无声说了句再见。
他思维敏锐,又是重生归来,何尝不明白声音的主人的意思?
可是他做不到。
民国26年12月18号,还是那个战场,毕忠良还是倒在他面前,他依旧选择把他救下。
不同的是,毕忠良在黄埔时期没有看过自己面具下的容貌,给他换好馄饨后就匆匆离开,只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和面具反射的光,印在毕忠良的心上。
tbc

评论

热度(14)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