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

从此,你们的世界里没有了我
1940年,上海。
此时的上海已经沦为了孤岛,但雍容不减。
陈深独自一人站在米高梅大门前,眼中弥漫不知名的情愫,似缅怀,又似痛苦。
黄埔十六期学生毕业后,他向军校提出了离开,前来投奔以前的同事毕忠良。
是的,他没有在毕忠良的介绍下进76号特工总部,而是以另一种方式。
简单、普通、决绝。
他不再是老毕的生死兄弟,而是纯粹的手下。
知足吧,他在心中暗想,好歹没有半相信半怀疑,光明正大的怀疑对两个人都好。
陈深知道毕忠良在清醒后找过自己无果。是啊,他在军校的表现比正常人还要孤僻,除了上课就是一个人躲在外面,从不与人相处,再加上“不会说话”,只有一两人会有印象外谁还会记着有过他的存在?
他把衣领拉的更高些,虽然从军校离开后自己不用戴着面具也会说话了,但脖子上还留下一道疤痕,为了遮掩他只能穿各种高领衣服,让他比上一世的面色红润不少。
现在是下班时间,陈深抬头,毫不留恋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他依旧是麻雀,是一个有两辈子的麻雀。
嫂子、小男,我清楚记得你们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所以,你们的责任就由我陈深来扛。
所以,请你们,活下来吧……
毫无顾忌地,活下去……
“小男!”沈秋霞看见久别重逢的妹妹的指尖,葱白的指尖突兀地显出一颗朱红,神色自若隐隐地包含紧张。
小心把朱红含在嘴里,沈秋霞语言不清回答道:“你这么了?”
“姐,我不知道……”李小男想止住泪,却发现毫无可能,只能放任泪水肆流,“好像,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心空落落地……”
此时的姐妹不知道,有一个人已经安排好一切,在第三天的清晨把她们连同依旧昏迷的皮皮送上开往美国的轮船,并在皮皮的口袋里放了一封信。
“你们的任务结束,剩下的交给我
—麻雀”
tbc

评论

热度(18)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