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四)

最好的结局,是我们擦肩而过
毕忠良喜欢独自一人时喝温好的花雕,酒精的味道时刻提醒他要找到一个人。
那是民国26年的12月18号,他被炸弹炸的昏过去,他甚至能感受到一块头皮被炸开后的血流的他满脸,生命在不停地流逝的缓慢的过程。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兰芝和妞妞,如果不是在军校毕业后就和兰芝结婚,自己孑然一身实在是无牵无挂自然是不怕,可是现在他有家有亲人,反而贪生怕死起来。
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感官被无限地放大。他分明察觉有一个人把他护在身下,再一次爆炸后,自己的身体被那个人背起,一步一步,把他带出战场。
就像童年时被村里的虎子和一群坏小孩欺负,他一个人打不过反被他们打,是那个对他好的邻家哥哥把他死死护在怀里,把背后冲向那帮坏小孩。
也是那个哥哥,一声不吭把他背回家替他敷药。
如今在一个陌生人的背上,他毕忠良难得忆起曾经的事,他的鼻尖充满了陌生人的气息,很温暖,很安心。
连日的作战让他感觉很疲惫,他忍不住在陌生人的背上沉沉睡去。等完全清醒时,浑身上下受伤的地方被精心包扎好,床头柜上放了一碗还在冒热气的馄饨。
而他呢,只看见那个人的背影和面具反射的阳光。
他这个人疑心重,城府深,可是对他好的人他会加倍对人好,答应别人的事一定会完成。
他就不信,只要那个人没有离开上海这座孤岛,以他的能力还找不到一个人?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谁?”
“处座,是我,陈深。”陈深在门外镇定回答,“按照您的吩咐,抓到几个gcd,现在就关在大牢里。”
毕忠良放下杯子打开大门:“好。辛苦你们了,陈队长。”
“为处座办事,是我的荣幸。”
毕忠良挥挥手:“一起来?”
陈深点头,与毕忠良保持距离。
这一世,像这样,也好。
tbc

评论(1)

热度(16)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