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六)

你从照片中看到的是谁的影
大牢一事不了了之,至于那个小平头,陈深再也没有见过他。
全处上下都三缄其口,小平头的结局是什么样子都看在眼里,连续几天不敢触处座的霉头。
刘二宝敲门进屋,对毕忠良恭敬交上一个档案袋:“处座,这是陈队长的档案。”
毕处长食指大拇指快速地绕上几圈,伸手摸出两张薄薄的纸。上面除了一张陈深的半身照就只剩下他在军校时性格孤僻和当过教官寥寥数语。
毕忠良有些发愣:“就这些?”
刘二宝点头:“是。”
拿过枪的人手都很稳很准,在刘二宝告诉柳美娜来的目的时,柳美娜头不抬眼不睁从满满两摞档案里准确无误抽出来:“陈队长的。”
刘二宝掂了掂,眉头很快聚在一起:“柳美娜,你不会是动过了吧,这份档案太轻了。”
“二宝你可别冤枉人,我连自己的事忙不过来呢,怎么会动陈队长的档案呢?”
……
如果陈深看到了自己的档案一定会笑出声来。
没有亲人、没有好友,除了名字就剩下一个孤零零的老家地址。就算找到那里还不一定会碰上,因为战乱的缘故,老家的人跑的跑、死的死,估计现在只剩下几个零散的屋子了。
毕忠良的手一点一点抚过陈深的名字和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军装,平视前方,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
他不应该这样的,毕忠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他应该笑起来,他不应该是这种表情的。
“去,把扁头叫过来。”
“是。”
没过三秒钟,扁头呼哧带喘跑过来。
“处座,您找我?”
“陈深会笑吗。”
“啊?”
扁头直接呆了,这是什么问题,让他放下头儿给自己说的姑娘的电话就是为了这个?处座不带您这么出牌的,我就是个小虾米,有问题你去找我们头儿啊……
“陈深,会笑吗?”
毕忠良不知怎么的就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像小孩子固执地缠着大人要糖吃一样。
“笑,人怎么不会笑呢处座。只是头儿笑的次数很少,我也只见过几回……”
毕忠良听完后点头:“没事了,你走吧。”
“是,处座。”头儿你还得帮我劝劝那个姑娘,我撂她电话真心不是故意的……
毕忠良仔细看着陈深的照片,许久才对刘二宝说:“不用查了。”
“那这些……”
毕处座重新把纸放进档案袋,缠好:“原封不动放回去。”
“是。”
等到刘二宝走出办公室很远后,毕忠良点起一支雪茄。
烟雾缭绕中,只有一声低低的叹息。
“陈深……”
tbc

评论(1)

热度(17)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