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七)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听说那个gcd被送上火车后不久被人暗杀了,处座为这件事还训了顿押运的兄弟呢……
最近行动处来了一对新人夫妻,唐山海和徐碧城,据说徐碧城还是李默群的表外甥女……
陈深淡定地听着扁头说八卦,一杯水下去,晃晃悠悠开口:“扁头啊,你和那姑娘怎么样了?”
扁头当场就红了脸,一张快嘴也拐了个弯:“还、还能怎么样,好、好上了呗……”
“仔细想想,那姑娘的生日就在这几天了。扁头,打算送花还是送吃的?”
“打算送吃的,我自己做的……”
看到扁头支支吾吾的,就知道扁头心里没底。
陈深拿起白纸写上一个地址,“这家蛋糕店虽然不大,但很受女孩子喜欢。我认识一个师傅,你去找他,他会告诉你怎么做。”
扁头欣喜若狂,捧着纸条跟捧一圣旨似的:“头儿,这事要是成了,我、我就……”
“快去快去。”
陈深看着扁头直接窜出去办公室,心里也由衷替他高兴。
前世的最后,也只有扁头站在他身边,为他东奔西走,忙前忙后。
今生,嫂子不会有事,小男不会有事,他心中大石放下不少,自然而然关心起扁头的大事。
至于碧城,陈深的眸子波澜不惊。
身处乱世中,连看得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个未知数,儿女情长显的如此地微不足道。
更何况,他不打算结婚了,万一不在了,还要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
这次他们来到上海假投诚真卧底,不就是为了归零计划?不过李默群怎么没有为他们摆宴,真不像他的风格……
碧城,没有在黄埔军校的羁绊,你与我,也就是陌路人罢了。
山海,希望这一次,你可以走进碧城的心里。
“陈队长,陈队长?”
陈深从回忆中抽离,“什么事?”
“处座请你过去一趟。”
陈深点点头,记得发生在这个时段的,莫非是孤儿院?
“走吧。”
和毕忠良在行动处单独见面这是第一次,毕处座对陈深语重心长表示在大牢的救命之恩外,委婉地表示自己夫人兰芝看中一家孤儿院想资助,可惜明天没时间,身为军校的同事劳烦陪着走一趟。
“我不会让你白干,陈深。”毕忠良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票子,“一切费用算我的,你只要把兰芝平平安安送过去,平平安安送回来。”
陈深点头,“明白了,处座。”其实你不说我也会的,老毕。
“你也可以买一些礼物,陈深。”毕忠良对他说。
“我……也可以?”
“当然。”毕忠良十指交叉,“我说了,一切费用算我的。”
陈深看着毕忠良的脸,突然笑了一声,“谢谢处座。”
毕忠良怔住了,这是陈深第一次冲他笑,居然意外地好看与心安。
“等一下我让二宝送你去。”
“好。”是想监视我吧。
“陈队长。”下班后,刘二宝把后面车门打开,等陈深坐稳后,自己坐在司机位置上,“陈队长想买些什么?钱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
“足够了,二宝。”陈深眼睛亮亮的,“我想……”
“就买了围巾?”
“是的,处座。”刘二宝交上账单,“陈队长只买了围巾,红色,不得不少,每个小孩子都有。”
毕忠良狐疑看了一眼刘二宝,“没你的事了,下去。”
“是。”
其实刘二宝不知道,陈深买围巾时眼睛里沉淀着满满的无法形容的酸楚和忧伤。
那样的眼神,看的人心都碎了。
tbc

评论(3)

热度(20)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