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八)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天早上,陈深开车来到毕忠良家,安静地等待着夫妻俩人一起出门。
他抬头望着天空,闭上眼,耳畔是风吹过的声音,很安心、很平静。
七点半,夫妻二人很准时出现在大门。
“忠良,这位是……”
毕忠良向刘兰芝介绍:“他叫陈深,是我在行动处的一分队队长,也是我以前的同事。”
陈深看着眼前的面容姣好的女人,真真是恍若隔世,只是故人影不在,今生陌路人。
按耐心中翻涌的思念,毕恭毕敬回答这个对他好的女人:“毕夫人您好,我叫陈深,很荣幸能成为您今天的司机,请多指教。”
刘兰芝倒是笑的开怀,除了忠良,也就是见过刘二宝几面,眼前的这个男孩眼角含笑,面色俊朗,以后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孩子。
是的,男孩,哪怕毕忠良说是同事,从面貌上看也是未及弱冠。
刘兰芝笑着抓住陈深的手:“好的呀,陈深。今天就麻烦你了。忠良啊,你早该领陈深给我认识的,我看着高兴,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陈深听到最后一句话心中思念尽数换成苦涩,嫂子,你还为妞妞的事……
对不起嫂子,陈深眼中充满歉意,对不起,没有在你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你身边。
“毕夫人,外面风大,您……”
“叫什么夫人,叫嫂子。”
“啊?”
刘兰芝一字一顿道:“你是忠良的同事,就是忠良的兄弟,叫我嫂子也是应该的。还是说……”刘兰芝板着脸,“难道你不肯认我这个嫂子?”
陈深无语看着毕忠良,处座请指示。
毕忠良干脆光明正大愣在原地,陈深,那个性格孤僻极少笑的年轻人,居然在兰芝面前换了个人似地,散发与行动处完全不符的阳光的味道。
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收到陈深发来的求救信号。
陈深看着毕忠良的表情就不禁腹诽,老毕啊老毕,关键时候掉链子,果然还是靠自己。
想到这里,陈深甜甜叫了一声:“嫂子。”
刘兰芝顿时眉开眼笑:“哎~~~”
毕忠良终于反应过来:“……”我平白无故多了个弟弟。还有兰芝,你和陈深真的是第一天见面吗?我怎么觉得自己貌似很多余?
轻咳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感还在,毕忠良亲自打开后车门:“兰芝,时间不早了,我不能陪你了。”
“那,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
目送那辆车越离越远,最终淡出他的视线。
可是他毕忠良没想到,陈深完成了对他的承诺。
平平安安送兰芝过去,平平安安送兰芝回来。
可是他自己躺在医院,生死未卜。
tbc

评论(2)

热度(22)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