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九)

山回,路转,不见君
接到电话的瞬间,毕忠良难得大着嗓门喊话。
“处座,我们头儿受伤了!”
“你说什么!”
扁头松口气,总算有人关心头儿啊……
“我问你兰芝怎么样?!”
嘴角的弧度还没有褪下,扁头看了看坐立不安的刘兰芝,“夫人没事。”
“那就好,安慰好我夫人。”
放下电话,毕忠良直接跑出去,边跑边喊,“二宝,马上跟我去同仁医院!”
声音大的让徐碧城回头问起搭档,“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吃饭。”唐山海抬头看一眼,老陶怎么这么心急,虽说昨天给他名单暗示他刺杀陈深,可未免太操之过急。
徐碧城压低声音:“我们现在还没有获得处座的信任,一旦出事,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
“这个不用担心,我们一天都在这里没有出去过。”唐山海有些抵触。
等毕忠良赶到医院时,刘兰芝一把拽住他的手哭个不停,断断续续讲出事情经过。
在孤儿院里露出笑容的陈深和嫂子看着一个个孩子自由玩耍忘了时间,直到下午才离开孤儿院。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袭击,陈深为了保护刘兰芝,先是两车相撞的瞬间翻过椅背护住刘兰芝替她挡四溅的玻璃,后是与敌人交手时被对方一枪打中腰间,流了不少的血。
若不是扁头恰巧带人赶到,陈深恐怕不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忠良,陈深会没事的对吧,他会没事的对伐?”
毕处座只好哄着妻子,“没事的,他是福将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医生!”终于看到医生出来,毕忠良连忙走上前,“陈深怎么样?严不严重?”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背部和腰间都有伤口,原本只要止血就好,可是陈先生患有严重的低血糖,已经昏过去……”
低血糖?!陈深居然有低血糖?!
“头儿!”扁头悲呼一声,抬脚就往里冲,被医生拉住了,“我说昏过去只是麻药没有过劲儿,你急什么?”
“诶?!”
无视石化的众人,医生继续嘱咐:“麻药劲儿过后,病人会疼的难受,所以晚上还是要看紧病人,以免伤口破裂。”
说完大步流星地走开了,今天还有一个手术等着他呢。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可是第二天扁头带着女朋友朱珠特意熬好的粥过来看陈深的时候发现陈深还在昏迷,事情就开始不对劲了。
没有人知道陈深为什么还没有醒,就算毕忠良拿枪顶着医生的脑门,就算医生和护士哆哆嗦嗦检查陈深的身体,也没有查出昏迷不醒的原因。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顾陈深,只要一有时间就医院跑,就连毕处座都跑的勤快,没时间想新来的夫妻俩是不是卧底。
替陈深擦拭身体时,毕忠良抚摸手下皮肤出神。
每次看到陈深,都有一种违和的感觉,他都误以为是不是卧底。
而现在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感觉强烈的直接结果就是,他总觉得陈深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
tbc

评论(4)

热度(27)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