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十二)

此去经年,良辰好景皆虚设,纵有千种情,无人说
苏三省的到来并没有让陈深感到意外。
依旧是下雨天,李默群依旧在华懋饭店举行宴会,苏三省依旧奉上在上海的名单,唐山海依旧不安懊恼然后孤军奋战。
而自己,只是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看着那些人的血被雨水冲刷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请安息。”他只能在心里默念,“你们也许不曾做过什么,但你们依然是英雄。”
陈深走过去,伸手握住唐山海的手,示意他冷静,心想看在前世的你的份上,就给你一次安慰吧。
包裹手的温暖让唐山海恍了神,很快冷静下来,看向陈深的目光也比平时多了一分感谢和疑惑。
陈深借着无人注意的瞬间在唐山海手上敲了一串摩尔斯密码:你需要冷静,其他的事等下班再说。
唐山海回敲了一下:好。
也许,在这个行动处,只有陈深这个性格孤僻、很少笑的人,能让他略微相信以后的日子不会太过艰难。
唐山海继续敲:你不怕被发现?
陈深很快回复:想办法让你的车在下班时因为故障开不了,搭我的车回去。
陈深的手很白很细,这样的手在唐山海的手心乱戳,除了痒还是痒,让唐山海忍不住想笑。
心情被陈深这么一搅合没有之前的沉重了,唐山海轻轻在陈深手上戳一下:好。
至于苏三省,对不起,他因为太急着领功,早就让司机开车回去了,根本就没注意这两个人。
回到处里向毕处座汇报酒过后的经历,脱下湿透的外衣外裤,只剩下一件白衬衣和一件微薄的裤子,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这椅子扶手。
把山海放在自己身边吗?为以后做打算?不、不行,山海若是进来必定会将碧城一同扯进来,不妥。
若是把山海拉进来也不是不可以,可怎样让碧城心甘情愿、安全地离开行动处,不再回来?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麻烦。
否则……
“你想说明什么?”坐在陈深的车上,唐山海光明正大地问道,后面是劳累一天忍不住睡着的徐碧城,“陈队长,你想对我说什么?”
“你们不用动手。”陈深开车,唐山海和徐碧城的家就在不远处,“熟地黄同志。”
唐山海面色一寒,右手不留痕迹摸向腰间。
“你不用着急摸枪。说实话,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陈深瞥一眼唐山海,“我对你们的身份并不感兴趣,也不会向其他人吐露一星半点。”
“我会在一定的时机与你们合作,但作为回报,每帮助一次,我都要你一次承诺。”
唐山海思索片刻,同意陈深的要求,“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这只代表我个人,不包括碧城。”
“放心,身为男人,我不会找一个女人索求承诺。”陈深停车,开门,“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tbc

评论

热度(16)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