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十三)

再给我一次机会,将故事改写
陈深毫不客气喝着唐山海亲手泡的蜂蜜水,“你不是说陶大春换地方躲起来了吗?怎么刺杀我两次不成,现在又跟着你夫人一起坑队友吗?”
第一次刺杀是孤儿院的那一次,第二次是压在水瓶下的炸弹,要不是他反应快,不用等到黄浦江了,直接结束了。
房子被炸毁了,好在老毕帮他找到一个新住所,巧了,就在唐山海家对面,方便联络。
唐山海只好笑着赔罪:“我代老陶向你道歉。老陶不知道我和你联手,加上他有些嫉恶如仇的性子、上海方面因苏三省的背叛遭受重创,他这么做也是有理由的。”
“理由?”陈深舔舔嘴角,“山海你在想什么,陶大春如果不改了这性格,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说的,至少隐忍是最基本的吧,连这个都没有还当什么队长!?”
抢白一番的陈深出了心中恶气,顿时感觉浑身顺畅起来。
唐山海只是笑笑:“好受了吧,周丽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周丽是徐碧城的同学兼好友。虽然这一世性格好上一点外,在黄埔军校的成绩和为人处事都和上一世没什么两样,所以她在军校时的朋友还是周丽一个人。
今天归正档案时在一份即将要处决的人的名单中赫然有周丽的名字,于是徐碧城在没有征得唐山海的同意后私自联系陶大春,说要解救周丽。
“不救。”陈深说道,“救一个人而使更多的人陷入危险,不值。”
“我也知道,可是碧城是一定要救出周丽的。”唐山海没有心情再喝洋酒,不停地看着手表,“如果不是联系到老陶让他停止行动,你、我、碧城、飓风队都会有暴露的危险。”
“可是这样治标不治本,以陶大春的能力只会暂时停止行动。”陈深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
“他是谁?”
“周丽的丈夫,吕明。”陈深继续说,“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夫人即将处决,他说什么也要救的。”
点点照片上一家三口中的男人,“你告诉陶大春,想办法让吕明不知道处决的人是谁。如果知道了,没关系,随便他干什么,只要让吕明不出现在现场就好。”
“时间长了,就会想开了。”
陈深淡淡道:“孩子马上要失去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了。”
唐山海震惊了,“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这么详细。”陈深替唐山海说完,“周丽和你夫人都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她或许会和一个老百姓在一起。可是你看这张照片,老百姓是不舍得在一张照片上花钱的,更何况他站姿笔直,目光炯炯,我实在是找不出他是老百姓的理由。”
“所以他只能是一种人。”陈深伸直一根食指,“军人。再结合周丽是你们这边的人,猜出吕明是你们这边的人很容易。看照片时发现他们彼此爱着对方……”
“所以,周丽在上海,吕明也一定不会离她太远。”唐山海恍然大悟,“吕明他就在老陶的飓风队!”
唐山海目光有些忌惮,只是凭一张照片就分析出这么多信息。陈深,你究竟是谁?
不能成为敌人,绝对不能,因为一旦成为敌人,他唐山海只怕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陈深目光淡然,早在前世就察觉不对了。他只不过是想的多罢了。
“那碧城那里……”
“我想,我会说动处座暗中转移犯人。”陈深抬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时间。”
唐山海眉毛一挑:“老陶说碧城决定行刑当天动手,如果要转移,最迟不能超过后天十点。”
陈深站起来,“你们会安全的,再见。”
唐山海:“……”陈深你多说两句怎么了,我猜你的意思也很辛苦的好伐?
直到走出行动处大门,夕阳为他披上金色和红色的光,他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一个人情换一个承诺,山海,这是第一个。
tbc

评论

热度(13)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