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十五)

褪色的只有旧照片,可模糊了我的眼
其实这件事还真的不能怪毕处座,刘兰芝原本就打算给陈深买新衣服的。按照刘兰芝的话说,一年到头的,就那几件,勤俭持家也不带这样的。
陈深到底是拗不过嫂子,买了两件很厚的棉衣。心中暗暗数前世和嫂子见面的次数,好歹充充门面。
结果不数还好,一数才发现几乎每天都是在嫂子眼皮子底下晃悠,直呼小黄鱼不保。
不过也叫他想到一个主意。
为什么要在周丽和老毕这边下手呢?归根到底这件事不就是徐碧城想救人吗,让她救不了不就行了?
“你这个办法……管用吗?”唐山海迟疑,他居然想这个法子出来。
陈深干脆一摊手:“要不,你想一个?”
唐山海一咬牙:“就这个吧。”不就是蒙上黑布,下迷药吗。回头处座问起来,就说生病休息了。
“陶大春那边呢?”
唐山海干脆露出张面瘫脸:“老陶跟你想的一样,黑布、迷药。”
陈深:“……”
“所以我才会这么吃惊。”
山海你是在变着法说我和陶大春一样吗?你过来,我保证给你剪一个新、刘、海。
“只不过……”唐山海脸红一下,“介于吕明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经历过战争的男人,所以老陶给他下的量有点……多。”
“多少?”
唐山海颤颤巍巍伸出两个手指头:“两天,足够他打呼噜到行刑那天了……”
陈深扶额,“你夫人那边就拜托你了。”
唐山海有气无力回答:“好……”
结果行刑当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有劫囚、没有车出故障、没有茶馆、没有玉佩,什么都没有,一切平常。
直到行刑的最后一声枪声彻底寂静,陈深抖了抖新买棉衣的寒气,转身上车。
“收队。”
再见了……
“回去我请你们吃饭。”
同志们……
tbc

评论(1)

热度(17)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