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 冬至篇

今天冬至,大家是吃饺子呢还是吃汤圆呢
ps:私设今天是处花生日
陈深醒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
推开窗户,顿时一股冷风吹的他从里到外精神百倍。
天还是灰蒙蒙的样子,等陈深穿着新买的棕色免疫出门上班时,天也就从深蓝稍稍浅一点。
“老板,老规矩,一份豆浆,一根油条。”
“好勒!”老板正要招呼其他客人,却被陈深一声叫住了。
只见陈深指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老板,那是什么?”
“那个啊,是饺子。”
“饺子?今天是什么日子?”要知道当下局面,饺子完全属于奢侈品系列。
老板笑了笑:“今儿个是冬至啊,先生糊涂了吗?”
“不。”陈深很快解决掉早餐,“只是没睡醒而已。”
冬至啊,陈深有些感叹,难怪有点冷。
自己又老了一岁,记得去年冬天穿的不多,今年冬天恨不得冬眠不出屋。
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中午的时候去蛋糕店预定一份蛋糕,正好晚上回家时路过去取。
其实一个人吃蛋糕也不错的,没人和你抢蛋糕吃,陈深想道,并且……他也习惯了一个人过生日。
“头儿。”扁头反着坐在椅子上,一双眼睛亮亮的,“今天冬至,头儿是吃饺子呢还是吃汤圆?”
陈深漫不经心回答,“饺子。”
扁头锲而不舍:“为什么?”
“你第一个说的是饺子。”
扁头:“……”
处长办公室,毕忠良叹气,“连你都没有问出来你们头儿冬至喜欢吃什么。”
“是啊,处座。”扁头哭丧着脸,“头儿的意思是无所谓。”
“如果不是无意中知晓小赤佬的生日是今年的冬至,我想他会一个人过吧。”想到这里毕忠良的心脏忍不住泛疼,“扁头,回去告诉陈深,今年冬至我陪他过。”
等扁头一字不漏说给陈深听后,陈深抬起头回了一句,“嗯。”
“嗯什么嗯啊我的头儿!”扁头大喊,“处座要陪你过冬至呢!”
“我听到了。”陈深睨了扁头一眼,“大惊小怪,告诉处座,我会在门口等他。”
“好。”
今天也没有什么动静,陈深目光淡然投向唐山海的二分队的办公室,拜扁头大嗓门的所赐,现在行动处都知道毕处座要和陈队长单独相处,而山海这么安静,一定是在劝徐碧城才没有出现。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点,毕处座准时出现,二话不说,拽着陈深直接往大门走。
“小赤佬,今天哥哥陪你看烟花。”
“处座,哪有人在冬至看烟花的。”
“今天是你的生日,咱们看完烟花,再去华懋饭店给你办一个宴会……”
“不用去华懋饭店。”陈深一下子握住毕忠良的手,“看完烟花,陪我去个地方。”
毕忠良感觉手上传递的温暖,心中莫名的喜悦,“好啊,今天你是寿星,听你的。”
“您的蓝山,请享用。”
毕忠良眉毛一挑,“我记得你不喝咖啡。”
陈深轻抿一口,“突然想了。”
前世,就是这里,山海当饵,自己被陶大春撞断三根肋骨,小男晕血症倒在苏三省怀里;在这里,山海挟持自己失败被捕,自己晕倒在老毕的怀里。
一点一滴,刻苦铭心。
“小赤佬?”
陈深看着面前男人眼中毫不掩饰的关心,摇头,“可能是没有睡好。”
毕忠良伸手捂住他额头,语气也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明天不用到行动处了,回家睡到自然醒。”
陈深拉下他的手,“好了,走吧。”
“咖啡,咖啡还没喝完呢!”
“没关系。”改拉为牵,“我还想吃生日蛋糕,再说喝完后我可能后天都不在行动处。”
谢谢你,老毕,让我拥有这份独一无二的温暖。
不过下一次生日—
还是陪你过/不要再来了。
冬至篇end

评论(1)

热度(16)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