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十八)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上海,歌舞升平、勾心斗角。
76号行动处,毕忠良这个处座,上有梅机关压着,身边有李默群看着,当真是如履薄冰。
身逢乱世,如果不是陈深替他分去不少麻烦,他毕忠良的日子算是到头了。
“小赤佬,你要是离开行动处能干什么?”毕忠良悠闲倒着花雕,“像你这样的,遇上闹事的该怎么办?”
陈深心里暗笑,他不去欺负人算是不错的,还被人欺负?谁敢!
面子上依旧是不动声色:“如果我离开后,我会做一个教师。”
“哦?你去当教师?”毕忠良上下扫了一眼陈深,满脸不信,“现在学生管不住,你会吃亏。”
“你不是说会剃头吗,开个剃头铺子怎么样?”
剃头,陈深猛地想起前世被老毕带着一起去看李默群时说的话,笑着回答,“多久没有用了,早就忘了。”
是啊,他早就忘记怎么用和前世一样的心去剃头了,何况……
“最后一次动剃头刀的时候是给一个人剃头,结果没剃好,被人追了好久。”
何况,他只给老毕剃过头,那次剃完头,老毕除了扣掉他的小黄鱼外整整戴了一个月的帽子和墨镜。
毕忠良实在想不出陈深会安心当个教书匠,“算了算了,小赤佬,你觉得苏三省会甘心寄人篱下吗?”
“不会,不然苏三省就不会舍弃在上海的职位来投靠行动处。”陈深想了想,继续说道,“苏三省这个人不能大用,但也不可以晾着,找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让他做,我想他安静一阵子的。”
“好。”毕忠良眼中一抹厉色闪过,“唐山海徐碧城那里也要有人盯着。”
“行。”
毕忠良伸出右手想要触摸陈深发顶,眼中满是宠溺:“辛苦你了,晚上和我回家,我让兰芝做好吃的。”
陈深不着痕迹后退一步:“为处座分忧是陈深的荣幸。”
微黄的头发在他的指尖悄然滑过,带起他心头的点点涟漪与不知其由的苦涩。
悄然握紧右手,“你我何必这么生分呢,小赤佬?”
不要叫我处座,我想从你的嘴里听到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只属于你对我的称呼。
“处座,你我只是上级与下属……”
“够了!”毕忠良一声怒吼,“出去!”
陈深神色不变,“是,处座。”
门外路过的刘二宝听到毕忠良的怒吼声吓一跳,处座可是从未在行动处发过这么大的火,谁这么有本事?
“陈、陈队长?!”刘二宝看到陈深从门里出来下巴都要落地了,“处座这是怎么了?”
陈深摆摆手:“没事。”
见陈深不愿意多说,刘二宝也不好问另一个当事人,只能暗自希望等下进去不要惹火烧身。
而另一个当事人毕处座,气的浑身发抖,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
那个小赤佬,不就是改个称呼,上嘴唇下嘴唇一碰不就完事嘛,至于……
他突然神色一顿,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为什么这一次一向自以为豪的忍耐力会控制不住?!
看来,眼中毫不掩饰的厉色,陈深的身份也要提上日程了。
一个人越是简单,越值得怀疑。
tbc

评论(2)

热度(11)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