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十)

许多人曾天涯辗转无故友,转身却遇风霜眼眸
第二天行动处接到一个命令:抓人
抓人?就连苏三省对敌人感觉敏感的头脑也难免停顿,抓什么人?没有画像没有描述去tm哪里抓?
陈深倒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白天不得不奔走在上海的每一个角落,到了晚上隔三差五出门和皮蛋商量对策。
“苏三省有午睡的习惯,皮蛋,把你手上有的迷药都给我。”
皮蛋摸摸口袋:“就这些了先生,先生是想……”
“我打算一点一点增加他午睡的时间。”
除了这些,他偶尔会去猛将堂的孤儿院看看小朋友,给孤儿院送些日常用品。
几天下来,人没有抓到,他自己先瘦了两斤。
“哎呦你看看你,都脱了形了!”嫂子刘兰芝比着她新织好的围巾,一脸担忧说道,“以前可以围两圈,现在倒好,三圈都止不住。”
“你说你哥最近要干什么?瞧你累的。”嫂子抬腿往处长办公室走,“我找他去!”
陈深一把拦住她,语气诚恳:“嫂子,处座也是听从上面的安排嘛。再说了,我瘦了,嫂子也可以少费劲嘛。”
“你呀,就会心疼嫂子。”刘兰芝笑着轻拍陈深的手,“嫂子呢不差力气,倒是你多为自己想想。”
“嫂子,我好着呢。”
“你是我阿弟,我怎么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嘴上说好着呢好着呢,心里其实难受的紧。”
“嫂子……”
我改变了他们的命数,让不该死的人活着,让不该出现的消失,让我自己没有前生半分的随心所欲,自以为掐灭所有的开始,把一切都推的远远的,我怎么不高兴?
“我曾经听忠良说起过,他一直在找救他命的恩人。”刘兰芝叹口气,“也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有啊,过去的我已经被现在的我亲手埋葬,再也找不回了。
“嫂子,我送你回去吧。”
没有陶大春的插足,陈深很快送刘兰芝回去。
看着房子里的灯在一片漆黑中的突现光亮,陈深转身上车打火。
车突突几声,终归于沉寂。
没油了吗,抬头,扁头今天还不在处里,算了,叫二宝过来领走好了。
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电话亭,陈深下车走到电话亭拿起电话,一个一个拨过去。
“嘟、嘟……”很快话筒里传来二宝的声音,“你好,我是刘二宝。”
“二宝,是我,我的车没有油了,你过来一趟带我回去吧。”
“是陈队长啊,好,您在哪里,我马上就去。”
“我在,咚!”
“陈队长、陈队长,什么声音,您在哪里?!”刘二宝的声音突然紧张起来,“您在哪里,陈队长,快回答!”
陈深感觉有东西击中了自己的后脑,紧接着一阵晕眩,手里的话筒也握不住了,无力地滑脱下来,在半空中来回晃荡。
接着是布料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很快电话亭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和物,只剩下话筒里刘二宝不安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tbc

评论(2)

热度(15)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