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十一)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刘二宝你再说一遍!!!”
毕忠良的办公室传来怒吼,把正在和苏三省说话的唐山海吓一跳,“这是怎么了,处座发这么大脾气?”
苏三省摊手:“不知道,要是陈队长在就好了。”
“陈队长他人呢?”唐山海面露疑惑,“他一直是按时到行动处的。”
“吁,唐队长小声点,也许处座就是因为陈队长发脾气呢。”路过的钱秘书小声提醒唐山海,“上次我见到陈队长从处座办公室出来后脸上有一个很清楚的巴掌印,也不知道处座最近是怎么了。”
等钱秘书走远,唐山海转身对苏三省问道:“苏队长觉得呢?”
苏三省迟疑说道:“也许是因为陈队长迟到了吧。”他觉得心砰砰直跳,自己想多了吧,等一下巡逻的时候去陈深家看看吧。
唐山海没再说什么,顺便寻个借口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双手紧紧握拳。
陈深,你千万不能有事。
毕忠良焦躁的来回走步,刘二宝站在他面前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你说陈深失踪了是什么意思!”毕忠良压低声音,就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具体的再说一遍!”
“是、是这样的,昨天晚上,陈队长给我打电话,说是汽车没有油了,让我、让我开车带他回来,我刚问他在哪儿,就听见话筒里传来一声咚,然后就没有了……”刘二宝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如果不认真听的话就完全听不到。
“就这些?”
“是……”
毕忠良脸色阴沉:“然后查到陈深失踪的地点在我家附近?”
“是,毕太太也说过昨天晚上是陈队长送她回家……”
“你怀疑我夫人?!”毕忠良低吼出声,“陈深是兰芝的弟弟,兰芝疼他都来不及,你是在这里挑拨离间!”
处座,我只是想说陈队长失踪的地点的确是你家附近,没有其他的想法啊,刘二宝在心中默默争辩,还有啊,你怎么觉得比起您夫人,处座您更担心陈队长多些呢?
“还有谁知道?”
刘二宝一个立正,“除了我和处座,没有人知道。”
“找!给我找!找到陈深!”毕忠良咬牙切齿,“之前在外面的人统统收回来,全力寻找陈深!找不到就别回来见我!”
“那唐队长和苏队长……”
“我说的话听不懂吗!全、力、寻、找!”
“是,处座!”
咚的一记闷声,毕忠良右手握紧成拳在桌子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
“敢动我的人,我会让你知道代价两个字怎么写!”
tbc

评论(1)

热度(11)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