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十六)

马头墙,石上霜,抵不过几轮日月长
“唐队长,你说处座在里面呆了一天一夜了,不吃不喝的,会熬不住的。”扁头在小声向唐山海诉苦,“头儿要是知道了,他又要难受了。”
苏三省拍了拍扁头的肩膀:“处座是不会再让陈队长难受的。”他前世就知道阿强有一段时间向扁头透露自己的行踪,自己也因为性子想要踩在所有人的身上。
他很庆幸,庆幸自己还能拥有上辈子的记忆,才能足够珍惜现世的安稳。
“苏、苏队长?”扁头微怔,苏三省笑起来也挺好看的,还有他居然会安慰人?!
“苏队长说得对,扁头,就在这里安静地等待结果吧。”
毕忠良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另一个自己,或者说是前世的自己。
他梦见那个生死一线间的战场陈深把自己一步一步从死人堆里拉回生的位置。
他梦见自己和陈深彼此的互相伤害与庇护。
他梦见了很多事情,他终于明白兰芝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他终于明白唐山海和苏三省刚刚看他的眼神了。
知道所有事情的毕忠良努力握住陈深的手,沉沉地睡过去。
小赤佬,你果然还是笑起来好看。
“嗯……”
鼻间满满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不用想,肯定是医院。
躺在病床上的他眉峰翕动,接着拧起了眉,味道太冲了,要是嫂子在就好了,会给我水果吃,水果皮闻起来还很舒服。
尝试许多法子睁开眼,终究不行。
那再睡一会儿就好了,就一会儿……
放弃的他很快随着睡意沉沦,但一个声音像是隔着十万里的山与水向他袭来。
“小赤佬!”
老毕?
“小赤佬,睁开眼睛看着我!”
老毕,我就睡一小会儿,等下次的好不好。
“小赤佬,你有多不待见我?我叫你这么久你还是不肯醒过来,而徐碧城她一来你就精神了……”
关人徐碧城什么事。
“醒过来吧,兰芝都打我了,她最疼你了,你醒过来帮我求个情……”
嫂子打你了?能让嫂子动怒你也是这辈子的第一次。
毕忠良看着眉峰挣扎的更厉害了,心情简直可以用狂喜来形容。
他不是不知道陈深最需要的是休息,可看见陈深放弃的时候自己还是忍不住想到他在怀里无声无息的样子。
而他没有叫其他人就是想让陈深为自己一人睁开眼睛。
终于,眉峰开启,双眸再现。
毕忠良笑了,眼中的碎光和着眼泪,再也忍不住,流淌而下。
“终于舍得醒了,欢迎回来,我的小赤佬。”
tbc

评论(5)

热度(22)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