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十九)

而我们会继续珍惜从此以后的每一晚
几年后,英国伦敦。
一位年轻人拍一个中年人的手,“别烦我老毕,困。”
被叫做老毕的人笑嘻嘻的,“再睡你就真的成猫了,小赤佬。”
知道陈深这个小赤佬从上辈子到这辈子只有睡觉才安稳些,故而当初离开时才选择伦敦这个比较安静的城市。
当初讲开一切后,毕忠良除了报复该报复的人后,和刘兰芝陈深商量怎么离开上海这座孤岛的事宜。
陈深拜孤僻的性格所赐导致这一世没有几个人记得他,再过一两个月估计会忘的一干二净,至于毕忠良,李默群巴不得他走的远远的,倒也走的顺利。
“嫂子怎么样?幼稚园那些小家伙没有闹她吧。”
嫂子刘兰芝当上了伦敦一家幼稚园的阿姨,照顾一帮小孩子一些日常。
“幸好你教过兰芝几句日常用语,不然真的应付不过来。”毕忠良微微有些感慨,看着远处两个小小的身影,“妞子和壮壮的精神真好,这么久了一点都不累。”
妞子是毕忠良和刘兰芝在伦敦后的第一年生下的孩子,纪念那个早逝的妞妞;壮壮是陈深一天清晨在大门外捡到的弃婴,陈深看他瘦瘦小小的,就给他取个壮壮的小名,希望他长的高高壮壮的。
“精神好还不好?小孩子精神足,长的快。”陈深笑看一眼,“壮壮倒像是哥哥,谁会想到妞子会是姐姐。”
“知道自己的身世虽然难过一阵,倒是很快忘记了,跟从前一个样。”毕忠良笑着拍了拍陈深的肩膀,“其实壮壮早点知道也好,长大以后也不会难过,不愧是我的儿子。”
陈深干脆趴在毕忠良怀里笑出了声,自从知道自己对老毕的异样情感,发觉老毕对自己是怀着一样的情愫,尤其是嫂子知道没有反对后他的精神状态是越来越好。
“真的不打算去找皮皮了?”
陈深微怔,但很快恢复了平静:“知道她们过得好就足够了。”
皮皮是陈家的唯一血脉,相信嫂子和小男会把他照顾的很好,而自己,终究是对她们有愧疚。
“小赤佬,你……”毕忠良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你不会因为愧疚想回国吧。
陈深笑着摇摇头:“老毕,我不会回去的,我对她们已经有了愧疚,所以不能再让其他人难过了。”
请允许我自私一世吧,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离开他,舍不得离开嫂子。
“忠良、陈深、妞子、壮壮,开门,我买了几条活鱼,几天晚上就吃全鱼宴!”
end

评论(1)

热度(19)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