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霜月纪事(八)

把大姐送上车时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了。
明台习惯性地抱住头,在那次运动中连抽一根烟也会心惊胆战,自己的这些所谓的“前科”让他遭受不止一次的“教育”。
“爸爸……”
回去后果然顺利毕业,没有上辈子那个莫名其妙的考试,于曼丽的养父也获得应有的惩罚——在于曼丽逼他发誓每天默写一百遍“我不是人”给王天风,写满三年后才被两个教官拖到拘留所。
明台真心替那个养父感到可悲。让那个养父三年里不停地忏悔,这样他的后半辈子就再也没有出头的日子。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晚上和王天风一起散步时明台问出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还是要装作好奇问一问。
“明台啊,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学生。”王天风口中说道,“就像一把开过锋的宝剑。加点钢、加点铁,就可以再上战场。”
真不愧是老师,明台心想,只不过谁会想到他是重生的呢?
“老师?”
“明台啊,你毕业了,老师也没有什么可送你的。”伸手解下手表,“这块手表是我的全身家当,送给你了。”
明台接过手表,这块表他一直戴着。运动期间,知道表原来主人的人都不在了,因此他的“罪名”少了一条。
过往的一幕幕重新浮现,老师、曼丽、郭骑云、大姐……他告诉自己要改变,可是怎么改变?
王天风察觉到明台的不对,推了推,“明台?”
“啊,老师?”
“想什么呢?”
“老师,我们以后会见面吗?”
王天风顿了顿,“不知道。”
明台明白,他和老师一旦见面,那就是如前世一遍站在对立面了。
“好了,别想了。”王天风安慰明台,“我会派骑云和于曼丽协助你。骑云会和我联系,你可以听听我的声音。”
明台点点头,算是听进去王天风的安慰。
蓦然想起两位兄长,明台恶趣味地想,如果大哥和阿诚哥知道自己熟悉他们的一举一动,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