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松泉石上照故人(二十五)

蓦然回首,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
ps:病情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啦^o^
陈深送到手术室后,毕忠良一边吩咐刘二宝查出主使者,一边在原地焦急地转来转去。
“处座,您用不用先休息一会儿?”扁头颤颤巍巍地问,处座转来转去的转的头都晕了,“我会在这里守着,头儿醒了我第一时间向处座禀报。”
毕忠良的衣服上还有陈深的血,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刘兰芝赶到医院的时候,见到毕忠良,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
毕忠良懵了,扁头也懵了。
“忠良你非要再逼死陈深一次吗!他是你和我的阿弟啊,忠良你后悔了一次难道想再后悔一次吗!”刘兰芝以手捂面,这个坚强的女人终于哭出了声,“他变得小心翼翼,变得性格孤僻,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她今天才想起陈深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上辈子两个人的互相伤害到这辈子陈深的独自承受,他的心该有多疼啊。
兰芝在说什么?什么叫做“再逼死他一次”,我听不懂,我也不想去懂,我只是希望小赤佬会再板着脸恭恭敬敬站在他面前,哪怕是一口一个处座,他也高兴……
毕忠良眼尖看见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一步抓住医生的手臂:“医生,陈深他怎么样?”
此时他的心忐忑不安,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毁掉这里。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枪伤没有涉及要害,只不过病人长期殚精竭虑加上病人被注射过麻药导致现在昏迷,再加上病人有过低血糖的症状,病人什么时候会苏醒还要观察。”
“谢谢、谢谢医生。”毕忠良夫妇热泪盈眶,毕忠良问道,“我们可不可以进去看看他?”
医生点头:“可以,不过病人脖子处有一处旧伤,你们知道吗?”
“旧伤?”唐山海和苏三省刚刚走进来就听到这个消息,结合之前所有的举动,心下了然。
“医生,那我阿弟要不要紧?”脖子啊,人体的要害之一啊,“会不会影响我阿弟的说话?”
“这一点都不用担心,病人之前是不会说话才会做这种手术的。”医生笑着说,“我们有一位医生他看到伤口就确定了,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那就好、那就好。”刘兰芝眼圈发红说道。
脖子上的疤狰狞的显露在众人面前,毕忠良隐隐知道了什么,瞳孔略显放大。
“处座,这是从陈队长家里找出来的。”
毕忠良手里的铁质半边面具反着冷洌的光。
“出去。”毕忠良低头抚摸手中的面具,没有人看见他的表情。
三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出去了,毕忠良用平稳的手把面具戴在陈深脸上,然后自己蹲下看着他。
许久,等到双腿发麻,毕忠良突然站起来,跌跌撞撞走到陈深的床前,用颤抖的手取下面具后对准陈深的耳边就是一句含泪的话。
“找到你了。”
tbc

评论(6)

热度(25)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