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苍烟月(四十九)

聂明玦和众人告别独自回去清河不净世,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怀桑一定荒废了武功,看那些不入流的书。
他明显感觉到刀灵的凶煞之气被削弱了许多,与阿瑶结为道侣后居然没有发作的迹象。
想起聂家每代家主都因刀灵的凶煞之气早早离世,庆幸之余又不免心疼,虽与阿瑶结成道侣但一路上都是阿瑶在照顾自己,人还比在金家蓝家瘦了不少,脸色也越来越白。
聂明玦加快脚步,很快看到不净世的风景。
一个聂家弟子眼尖:“宗主回来了!”
“宗主回来了!“
“宗主!”
聂明玦看眼前的几个聂家弟子,显然是刚刚收入门下的。眉头本能地皱紧,一声斥喝在嘴里转了转,又顺着滑回去。
算了,仅此一次。
他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跟着阿瑶自己的脾气渐好。
长老客卿和一些辈分大的弟子互相搀扶才勉强站稳,不约而同感叹那些新入门的弟子真是胆大,居然敢跑到宗主面前大呼小叫,按宗主的性子喝斥都算是轻的。
都是敛芳尊的功劳啊。
金光瑶不知道自己在聂家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晓星尘宋岚薛洋闻讯从义城匆忙赶来,温情温宁留在温家,魏无羡只能请同样接到传讯的蓝曦臣替金光瑶把脉。
“气血有些亏损,阿瑶,记得要多吃、多休息。”蓝曦臣眉毛舒展开来,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应该是水土不服引起的,不用担心。”
金光瑶道:“我说了没事的,你们都不信。”
“阿瑶哥哥,你可吓坏我们了。”小姑娘小心翼翼给他一个拥抱,水土不服很难受的,阿瑶哥哥现在又白又瘦,一定要好好休息。
小姑娘的拥抱很轻,金光瑶微怔,那个和阿娘几分相似的嗓音……
他依稀记得前世,夜深人静时,阿娘把年幼的自己抱在怀里小声教他读书认字。母子怕被人发现,连一盏油灯一只蜡烛都不敢点,借着从打开窗溜进的月光,一个念一个读……
没有人知道他每逢夜时房间会需要点多于他人用的烛火,一是他起步晚,没有像大家族自幼修炼的弟子那样深厚的实力;二是眼睛到底是受到损伤。月光下读书识字、在温家做卧底、金家时的苛刻忍耐……
他学的第一样本事就是提升五感,可再怎么练他的
夜视能力还是弱于他人。
“阿菁,你跟晓道长、宋道长先回义城,我留在这里帮帮阿瑶。”
阿菁感到吃惊,薛洋一向对她是没什么好话,难得肯温和跟她说话。
“坏东西,你凭什么让我走?”阿菁气鼓鼓地,“阿瑶哥哥!”
“成美也是对阿菁好呢,难道阿菁不想两位道长吗?”
“当然想了,可是我舍不得阿瑶哥哥。”
他笑了笑,伸手在小姑娘的发顶上揉了揉,力度很轻,就像小姑娘之前的拥抱。
“我也舍不得。”
可惜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还谈什么舍不舍得。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