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二)

老毕上线Y(^_^)Y
猛将堂孤儿院在上海还是挺有名的,毕竟在那样的乱世中,可以说是一方净土。
不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不用担心一家老小吃了上顿没下顿。
陈深看到纸上红色的印章,笑着给皮皮系好外衣,“皮皮,以后就要和我生活在一起了,高不高兴?”
皮皮笑着点头,小手不停地比划。
高兴,要是能见到妈妈就更好了。
陈深牵住小手,一旁的汪姐叹气,“陈深,其实你可以把皮皮放在孤儿院的,你那么忙……”
“汪姐,我可以的。”他想让宰相在最后的日子知道皮皮的消息,让她安心。
“头儿,你要的瓜子糖。”扁头跑过来,把用纸包好的糖点交给陈深,“还好那家刚开门,去晚了就没了。”
陈深剥开糖纸,把瓜子糖放在皮皮的手掌心,皮皮喜欢吃瓜子糖,上辈子是在无意中听汪姐说的。
“扁头,这是皮皮,从今天起皮皮就是我儿子。”陈深摸着皮皮的发顶,“皮皮,这是扁头叔叔。”
扁头张了张嘴,又看到皮皮对自己的笑,心里寻思着难不成头儿不打算去米高梅了?
“头儿你不打算去米高梅了?”
“嗯。”陈深点头,把皮皮抱在怀里,“扁头,先说好,不许欺负我儿子。”
“我哪敢儿……”
毕忠良第一次看见陈深对一个孩子露出的笑。
“老毕,这是我儿子。”陈深看到刘兰芝拿起针线说要给皮皮做一件新衣服,抬头看见毕忠良脱大衣进门,“皮皮,这是老毕。”
“小赤佬,你连孩子都有了?”毕忠良突然觉得心里发空,“孩子的妈呢?”
“忠良我跟你说啊,皮皮这孩子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陈深领养一个孩子对他也是好的呀,让他收收心……”
“嫂子。”陈深无奈,“这句话怎么感觉我是一个花花公子呢?”
上辈子知道自己身份,老毕嘴上说不放过不放过可手下还是留了情,不然自己怎么会开着救护车冲进黄浦江。
至于刘兰芝,这个始终对自己好的女人……
陈深眨巴眨巴眼,几个人的影子渐渐重合。
“你可不是个花花公子嘛,成天去米高梅找那些女人跳舞喝酒的……”
毕忠良什么都没有听到,他的脑子里来回循环领养两个字,循环的让他脑仁儿疼。
他突然发现,比起自己妻子说的,他更在意妻子和小赤佬的目光汇集处的孩子。
自己妻子可以理解,她把对妞妞的爱放在皮皮身上不为过,可是小赤佬为什么会有那种眼神?
那种在宠溺和疼爱下掩藏着一闪而过的愧疚与悲伤的眼神……

评论

热度(91)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Chick_Arlene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