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如霜的夜

重生那点事儿(十三)

苏队长,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刘兰芝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一位老中医,说要带着皮皮去看。
陈深干脆开车送他们去老中医的诊所,他也想听皮皮说话时的声音,是像大哥多一些还是像嫂子多一些。
老中医布满青筋的手在皮皮嗓子眼儿捂了几秒钟,又问陈深和刘兰芝一些问题,最后说可以治,开了几副药,嘱咐早晚各一次。
临走的时候,陈深灵光一闪,扯着人老中医的袖子又要了包治失眠的药。
掂掂药包,苏队长看在你这么辛苦打压旧同僚日夜操劳的份上,我可是“好心”地让你睡个好觉呢,不用感谢~~~
嘱咐好刘妈定时熬药,陈深手指灵活的解开皮皮的辫子,用梳子一下一下梳着,再重新绑好。
“嫂子,你的头发也长了,要不要我来修修?”
“好的呀。”
剪刀在手指间灵活地穿插着,陈深的嘴角上扬,可眼睛中没有一丝笑意。
他应该向那个老中医再要一包调理身子的药,这样老毕和嫂子也许会有第二个孩子,嫂子的心病也会轻松很多。
小时候和邻居家的小姐姐在私塾上课,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一句《诗经》。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想起老毕,又想到了刘二宝,还有那个瘸子。
他需要一把利刃,去剪除伤害他的羽翼。
“好了伐?”
“好了,嫂子。”
刘兰芝满脸笑意,“陈深你头发剪的是越来越好了,李太太她们都好不羡慕呢。”
“所以我说要开个剃头铺,可是老毕总是不答应。”
“忠良也就你一个兄弟。”刘兰芝叹气,“我晓得的,在那种地方人心惶惶的,忠良能信的人就是你了。”
“嗯。”老毕……
回到行动处听到苏三省大肆搜捕在逃人员,两位队长合计,提前灭掉苏三省。
至于曾树,在陶大春一脚踢上汽车离开上海去了国外,和自己的儿子过上平淡的日子。
“你的枪法怎么样。”
唐山海点头,“我上学的时候射击是全班第一。倒是你,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想开枪?”
“不想。”陈深站起身,“我会和老毕演一出好戏,在苏三省喝掉兑过药的水后,我会在外反锁大门,等到所有人都在往外跑的同时老毕会让两个人把门打开弄晕苏三省,你要在他们之后开枪。记住,是他们离开的时候。”
“我明白。”唐山海拉开保险,“谢谢你,兄弟。”
苏三省最近很走运,走背运。
先是自行车轮胎被人撒了气导致上班迟到没有工资,后是为毕忠良忙前忙后跑断腿献计谋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重要的人一个都没抓住。
还被毕处座骂了一顿。
还好姐姐在老家,和姐夫外甥在一起,没过来和我受苦。
在被人打昏的瞬间,他如是想道。
等刘二宝的人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唐山海出现,低眸,枪口抵住苏三省的心脏。
按动板机。
随后跳窗,出现在人群后面。
与陈深对视一眼示意成功,唐山海觉得,还是不要告诉老陶和徐碧城这件事了。
tbc
我居然让苏三省领便当了……

评论(3)

热度(24)

  1. zhongxiaye3719明月如霜的夜 转载了此文字